连环蛋壳宇宙

这是我写的一篇文,主要是中二的剧情,然后作为练笔发到轻之国度的写作研究去了,按照修改意见稍微修改了主角的思考以后就发到我的百度空间,然后发到这里了

凯尔是一个法师,也是一名冒险者。

他经常和他的伙伴一起去地下城之类的地方探险,也接受过很多人的委托,卷入过大大小小的纠纷和麻烦。

不过在没有这样那样的事的时候,他会提着一个装满道具的大大的旅行箱,走到城市的一个固定的角落,摊开布摆着一个地摊。而在箱子里装满了人偶,道具以及一些烘托场面的戏法的施法材料。

他在这个地摊上演绎这样那样的故事,用魔法控制着那些人偶的动作,还偶尔放几个戏法活跃下场面。

凯尔的故事总是仿佛寄宿着无比的魔力一样令人着迷,以至他作为人偶师的名声比冒险者的大得多,还经常被一些贵族请进自己的宅邸出演。因为这个,他的收入大多数来自这个业余的兴趣。

就像神一样,他用最简单、最基本的法术操控着无数角色的命运。这就是他的兴趣,他一直在不断的演绎着虚幻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凯尔还是在老地方出演着他绝妙的故事,小人灵活的活动着,上演着讨伐恶龙的剧目。

今天似乎是什么日子,周围只是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再看而已,不过这东西凯尔是把它当做兴趣的,观众的减少没有给他多少感慨。

现在正是故事的高潮,就在黑龙的一次酸液喷吐之后,一个身穿锁子甲的角色停了下来,凯尔感到很意外,因为按照他的控制,这个人偶应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躲开的,然而现在它却一动也不动。

黑龙腐蚀一切的酸液其实只是凯尔准备的橘子汁,那个人物停了下来以后,就茫然的抬头看着上面,正好对着凯尔的眼睛。

不管凯尔再怎么让它动,它也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上方,仿佛正茫然的注视着凯尔。其他人偶则是呆呆的看着它。

——这是怎么一回事?法术的准备有错误吗?施法材料没有弄好?是人偶的问题吗,还是有人在干扰?

正当无数猜想划过凯尔的脑海的时候,那个人偶开口说话了。

本来应该是绝对不会自己去开口的人偶,用着仿佛机械一般没有感情的声音,又仿佛投入无限的感情,倾尽全力的说道“这个世界,是假的!”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仿佛鸡蛋壳被敲碎的声音。

随之,所有的人偶突然软倒在地上,凯尔感觉到好像自己和那些人偶之间有什么东西被切断了。

围观的人们发出疑问的声音。

凯尔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他想用自己的魔法让人偶重新站起来,这很简单,连刚学魔法的学徒都做得到,但是人偶们就如在排斥他一样,魔力完全与人偶联系不起来,仿佛这些人偶永远都不能继续演绎了一样。


之后,当他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后,回想起刚才的那场人偶剧最后的景象,一边看着窗外的天空,以及衬托天空的流云,仔细的思考着那个人偶说的话。

——“这个世界,是假的!”

恐怖的是,他说对了,完全正确,那个勇者处在的世界就是属于凯尔的小地摊上的那片小小的区域,那个世界完全是凯尔虚构的,完全不存在的。

——“这个世界,是假的”

他回想自己在一个个地下城冒险的经历,即使知道有麻烦,会卷上麻烦,有的时候经验和直觉都警告他有危险,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卷入了一次次危险,就像有一只手在暗暗的操控着他,就像他操控着那些人偶一样子。或许自己也是别人手中一个人偶。

他不确定的看着天空,这天空他看了几年,还是这样的缥缈,虽然很久很久以前有着浮空城在天空上,但是这还是不能减少这天空的飘渺感。那个说出毁灭自己的话的角色,或许也注视着那片天空,不过那片天空是凯尔捏造的,是虚假的。

他下定决心,走出了自己的屋子,跑到了外面,外面虚无的风吹在他的身上,他不顾路人的眼光,用全身的力气,最大的声音向着天空喊道。

“把你的鼠标从我身上移开!”

他听到了犹如鸡蛋壳被自己敲碎的声音,这是世界终止的声音。
——————————————-

我再次打开游戏,然而电脑还是蓝屏了。我只能茫然的注视着眼前蓝色的背景以及一大堆看不懂的英文字,思索着游戏中那个角色的那句话。

“把你的鼠标从我身上移开!”

连环蛋壳宇宙》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破开的蛋壳 » 蛋炒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