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皇帝! 序幕

这文是因为网瘾战争燃起来而写的,文笔渣,纯坑,开头捏自灼眼夏娜,文本捏自西尾维新。

城管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那一天。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为止。

我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不,我甚至连这种程度的自觉也没有,而是理所当然的,抱着不需要任何凭据的确信。

然而,那一天,那个时刻。

如国旗一般的的红色夕阳之中,我的日常与确信,在转瞬间打砸抢烧的一干二尽。

或者该是说——河蟹与稳定,崩坏了……

.

现在是黄昏,夕阳如火如雪如国旗如国徽。

这里是大街上。

人算不上很多,也算不上很少,有许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学生和上班族。

身边走来两名城管。

穿着浅绿色的制服,理所应当是普通的城管,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笑呵呵的为人们服务的欧巴桑欧吉桑。

不过这两人却仅仅是稚气未脱的少女,这一点也不正常,一点也不河蟹。

14到15之间,豆蒄年华、和谐、花季少女、稚气未脱、面容姣好。

这种年级的人怎么会穿上城管欧巴桑的衣服呢?cosplay?不会怀孕?

街道上的人对她们没有什么留意,简直就像看不见一样。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视线了,其中一名戴着眼镜,很认真的样子的少女对旁面那个面无表情给人一种人偶的感觉的的女孩子说了声什么以后,向我走来。

戒备,小心,轻蔑,嘲笑的神色。

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道:“你好。”

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发展,我能感觉到的只有不详的预感。

但是我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话没说完,就感到肚子上传来一股冲击。

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

刚刚意识到了这一点,庆幸自己是男性的时候,腿部也传来了疼痛,下面用脚把我给踢到了。

像格斗游戏的角色一样被华丽的招式打倒在了人行道上,问题是我受身不能再起不能,最致命的是我无法“哦叨根”的发出动感光波。

明明是倒在了街道上,却没有不明真相的群众来围观。现在的人们之间已经冷漠到这个地步了吗?冷漠你妹。

那个少女用冷冷的声音对面无表情的女孩子说道:“这人的绿坝的确失效了,送到所里去。”

什么所?绿坝?

那个少女——为了避免麻烦就叫少女A吧,没有传说的少女A。戴眼镜来打我的就叫少女B了,和着就是城管少女2人组——她闻言走了过来。

.

正要走过来。本来要走过来的。

浅蓝色的身影闪过,却倒在地上。

.

“咦?”戴着眼镜的少女B叫出了声,由于我是脸朝下倒在地上,所以看不见她的表情,不过一定是瞪大了眼睛一年惊讶的表情吧。少女A即使被打在了地上也没有任何表情,难道是没反应过来?

不过,这是时候重要的不是表情,而是把少女打在了地上的存在。

浅蓝色的,又一个少女。(为什么要说“又”呢)

在如国旗、如血的黄昏下的那一点也不搭调的蓝色。

死线之蓝(特大误)

.

“你是谁?”少女B说话了。

明明是在交谈中,但是为什么拿出一把看着就感觉不黄很暴力的匕首往前急冲呢?你这个戴眼镜不穿和服眼睛不变色的伪物。

少女向前冲,匕首对准了那蓝色的少女的脖子处划过。

蓝色的长长的发辫抖动,稍微往旁边不紧不慢的闪过,游刃有余的闪过。

.

第二击……没有到来,因为少女B直接往街道那头跑了这时候,少女A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不见了。

去死吧!皇帝! 序幕》上有10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Tweets that mention 去死吧!皇帝! 序幕 - 蛋炒饭 -- Tops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