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皇帝! 第一章

序章的情节你们就忘了吧忘了~

我现在陷入了我这16年糟糕蛋疼不堪的生涯中的最大危机!

在说明情况之前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千千千千千,用冷笑话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很拜金的名字。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在户籍上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易千,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的扯淡,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我是一千】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哪个操蛋的人开始叫我五千。

总之【千千千千千】这是【里世界】的名字,不知为何叫做“网名”。

顺带一提这名字真的很容易和里世界的居民的统称,也就是【网民】搞混,假如是用文字交流是没什么,但是假如在口头上的话……假如忽略上下文的话很容易搞混呢。

再次顺带一提,所谓【里世界】便是没有被绿坝屏蔽的人眼中的那一点谈不上河蟹的世界。

总而言之我现在陷入了大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危机!!

在几小时前我还处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所组成的不明真相围观团】小队之中,与五毛党们浴血奋战,处于谁也奈何不了谁的胶着状态。

那个时候,是我们正在奋战的时候,我所属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所组成的不明真相围观团】正在和对方的网络评论员交战,煞是血肉横飞畅快淋漓啊!

然而,少女出现了,那个身穿浅绿色洋装,头上戴着一个大帽子,肩膀上还有一个如国旗般鲜红的风纪臂章的双马尾loli。

少女出现之后,一开始的异变来自五毛党那一方,他们恐惧的看着少女,顿时溃不成军的逃跑,我们正疑惑不解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句。

“格林达姆!”

顿时我想起了那个真理部方威胁排行榜上占据第二名的极端毁天灭地危险分子,那个植入所有新生婴儿大脑皮质的软件的具现化,格林达姆(绿坝娘)。

这时候,我听到她凛冽的声音:“H什么的最讨厌了。”

啊啊,你还小,不知道工口中也有无数的经典的,你不知道其实臭作是治愈心灵的,沙耶之歌是促进果冻生产的,尾行3可是一个特工的最佳教程,金梅瓶是古代奇书之手,草灯和尚是探寻缩骨功的,萝莉是美好的,人妻和御姐是我们的敌人的之类。

正当我打算高声反驳(人那么多再高也没用)的时候,异变开始了。

天上的乌云浓密的涌了过来,一瞬间万里无云的晴天变成了恐怖的阴沉沉的天气,不过没有立刻下雨也没有打雷,而是出现了更不得了的东西。

几百枚小小的,往下坠落的炸弹。

N2炸弹是真的无核的哦,所以命名为核谐炸弹,因为把核给和谐了嘛……

比起面对这个,我更愿意去盲打最高难度的东方星莲船。

在震破耳膜的爆炸声中,我内牛满面。

我们这些战败的人,被送到了一个广阔的,绝望的,神都无法逃脱的监狱——戒网所。

情况说明完毕,这就是我此生遭遇的最大危机,而且远远超过排在后头的【看工口物被逮到】。

现在,我现在坐在载着战败者的上百辆卡车的其中一辆中,周围都是因为被注射了药剂而神志不清心神不宁蹲下的人们。只有几个人不知怎么的没有陷入这种被医生称为【情绪稳定】的状态,其中一个像鲁迅笔下的真正的战士那样站着,准备把作为保险的PSP吃下去——看来是剂量太大了,我看那些穿着红色的白袍的医生们用一个大腿粗的针筒对着他注射。

总之,在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死的时候,车子停了,我们被拿枪指着赶下了车,虽然我们之中也有不怕子弹的,但都知道在这地方反抗绝对会有很美味的调教在等着他,我的脑子里闪过的是老套的皮鞭、蜡烛、高跟鞋、木马、狗窝、绞肉机以及铁处女,然后我提醒自己,在这里要求这些是奢望,是妄想,我在这里只能享受各种机器少女充电中的滋味。

现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令人感到绝望巨大的操场,除了操场什么都看不到,估计是操场太大的关系吧。

我看向身后,那是一睹墙。

简直就是伟大的墙在现实的具现化一般,那堵墙有着上百层的电网,配备了全方位几百门的高射炮,即使你会飞也会变成很猎奇的样子的,而地面即使你是地鼠挖洞都别想出去因为……墙下面是强酸,冒着泡的浊色液体在向我们招手,这监狱难道是面向超能力者的吗?

我尽量不去看操场上的不知名白骨,拼命的往【视而不见】技能上加点,不用怕不用怕,那只是随处可见的史莱姆的尸体,最多就是伪装系统被销毁以后那些看没有灵魂的凌波丽编程的,很自然的。

在这个长度至少有上万千米的操场上,我看见有网友——不,来了这里要叫【盟友】——一边说着“还剩100圈”“还剩1000圈”的样子跑着。

在操场上行进了三天以后,我们来到了宿舍。

看到一排排的被称为宿舍的牢房,我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啊,明明昨天都还在严谨的争论着loli最美丽的年龄到底是9岁还是12岁来着。

但是时间是残酷的,与其感慨还不如在诅咒中爆古月 金白巾 水寿的菊一千遍啊一千遍。

于是,我来到了分给自己的1313号宿舍门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