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

1.

这是一个小村庄,虽说是小村庄,但由于离城镇也没有太远,所以没有显得特别萧条。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村庄,处在上流社会的那些人说不定毕生都听不到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是,在这个青空万里的日子,村庄来了一群贵客。

这些客人没有坐在华贵的马车里面,身上也没有昂贵的丝绸。他们穿着沉重的铠甲,身上别着刀剑,宛若一个笨拙的铁皮罐头,抑或是可怖的绞肉机。他们厚重的盔甲的前胸必定会绣有十字架,这些都是根据上古的圣典的内容而再现的。

他们代表着圣职者,圣职者中的武士。被人们称为圣骑士。

圣职者的武士行动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或许是镇压暴动,或许是搜刮财富。

然而这个小村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和平,人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怨恨国王和教廷,更别提暴动了,如果是搜刮财富的话,即使把每个耗子给推上推车都不会让主教稍微扬起一点嘴角的。

人们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也不想去知道,他们只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或者为自己外出的孩子担心,或者向着始终折磨他们的神不断祈祷。

现在正是太阳最辣的季节的太阳最大的时段,虽说盔甲附上了能调节温度的魔法,但在这样的酷暑中起不到多大作用,他们汗水差不多都可以在铠甲里摇出水声了,可那些包裹在铁皮罐头的讨伐者们却没有一丝想要拖下厚重的钢壳的意愿。

马丁是这群圣骑士的长官,或者说头领,他非常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因为他以前有一段堪称他生命中第二可怕的经历,当然,第一可怕的经历是目睹黑魔术师的审讯过程。

“该死的黑魔法。”他一边驱动自己这身铠甲,一边嘟囔了一句。“愿神庇护我。”

附近的破教会的钟声在这时候响了几声,马丁看了看那破旧的钟楼,带着部下向钟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确是一个缺乏修缮的破教会,到处都是破旧,腐朽的痕迹,马丁骂了一句,走到了锈迹斑斑的门前。

2.

随着“吱啦”一声,门被推开了。

老约翰在透过来的初升的阳光底下眯起眼睛,仔细的看着摆放在大厅前的木头桌子上的那些玩意儿。

有些是不知名的千奇百状的透明器皿和管子,还有奇怪的卡片和支在架子上的圆筒,这些小东西仿佛是孩子幻想世界的微缩。

对老约翰来说,这些奇怪的小玩意是自己的生命,也是自己父亲,自己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生命。

他坐在木头椅子上,等待着自己调皮的孙子,这个时候,他习惯性的拿一块干干净净的布来擦拭这些古怪的东西。

3.

随着“吱啦”一声,门被慌慌张张的打开了。

小约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手藏到背后,但是谁都知道他手里藏着在小孩子里面很流行的那种做游戏的球,他差不多迟到了一个小时,太阳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老约翰还是坐在那个高高的木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这些书据说也是老约翰的生命。大概老约翰永远也死不了了。

“你又迟到了。”老约翰把眼睛拿了下来,一边对小约翰这样子说道,其实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只不过这一次和往常不同,迟到了以后老约翰并没有罚他做那些困难的题目,而是示意他过来。

“这次算了,我要给你看很有趣的东西,当年我就爱死这个玩意了。”小约翰甚至从老约翰的眼睛里看出一丝的兴奋,还有别的什么。

老约翰指着桌子上的一个仿佛架子上放了一个圆筒的东西,对小约翰说道:“把眼睛凑到那里去,去仔细看,看看有什么。”

小约翰有些不解,但还是遵从老约翰说的凑了上去,这圆筒有点像杂货铺那种很贵的叫望远镜的东西,小约翰以前偷偷拿出来看过,所以他照着以前看望远镜的动作凑了上去。

在他的眼前显示出的是一个新的奇妙世界。

有许多半透明的绿色的泡泡在挤来挤去,还有的东西像富人家喜欢吃的那西瓜的籽,或者像猫的尾巴一般的奇怪的长长的一条东西。

“这些是什么?”小约翰睁大眼睛望着老约翰,老约翰露出了一种带着怀念的笑容。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啊!只不过是很小很小的东西,这些东西一直都在,只是小到你看不到而已。”

小约翰眼睛瞪得更大了。

“这些东西……”

4.

锈迹斑斑的铁门就在眼前,现在马丁流汗的原因不只是酷暑了。

他还记得第一次讨伐那些黑魔术师的时候,那些该死的巫师召唤出来了地狱的火焰和恶魔的利牙,就像捅破纸一般穿透圣骑士厚厚的铠甲,魔法师竭力施展的护盾,直接将他们毫不留情的四分五裂。自己当时在最后才得以逃命活下来。时隔十年,现在又要干这种必死的差事了么。

“愿伟大不朽的至高神庇护我。”马丁默念了一遍,又遵循古老的仪式用手在身体画了简单的十字,身后资历比较老的圣骑士也仿造他的做法。

马丁深吸了一口气,用身体抵着厚重的盾牌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啊!”

撞开了门。

5.

老约翰惊讶的看着被撞开的门。

6.

眼前是晃动的铁皮罐头和挥舞着的屠刀。

逆流》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