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是我

首先申明这文章和蛋疼哲学没有关系,所讲的只是作品中一些情节。

许多领域都有一大堆作品有着关于记忆,复制人之类的情节。然后失忆以后各种展开的确是叹为观止什么的,这就稍微说说。

先引用蘑菇的小说《空之境界》里战斗最华丽的一章“矛盾螺旋”的末尾一段剧情:

“听好了,现在的我是保管在工房里的东西。在苍崎橙子被你完全杀害的时候觉醒。所以,我才诞生了一个小时而已。苍崎橙子本人是人偶师。我在好几年前,在某个实验的过程里偶然做出了跟我毫无两样的人偶。没有超过自己的性能,也没有不如自己的地方,是拥有完全一样功能的容器。看到那个东西,苍崎橙子思考着;有了这个,就不需要现在的自己了吗?”

听见人偶师的话阿鲁 巴不禁咽了口口水。他听到的东西让他怀疑起自己的耳朵,那简直是完全相反的想法。他能理解作出跟自己同样的人偶的喜悦。但那毕竟是自己创造的人偶,实在无法想象有人会把自己的存在让给人偶——

“这是想法的不同啊,阿鲁巴。我不但不会怪你,而且我也羡慕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时变成那样,我会在活动中的我死亡时觉醒, 因为刚刚那个橙子所得到的知识曾被记录下来,如果继承那些东西,我就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了。接着,我会在作出跟我完全一样的人偶后再度沉眠吧!在制造一样的 人偶时,我毫无疑问的是本人。所以说,刚才被杀死的我,搞不好是原始那个我也不一定。不,原始的我可能在连我也不知道的地方沉睡着。但因为都是完全一样的 容器,所以早不存在所谓分辨的方法。虽然全都是一堆‘不一定’,但这就是真实。跟打开箱子前都不知道死活的猫一样,重要的是目前发生的现实吧?就因为这样 ——我毫无疑问是苍崎橙子,说的简单一点,既然我在这里,你刚刚破坏的就是伪物了。”

橙子偶然做出了一堆和自己一样的人偶,然后她就把自己混着这堆人偶丢到在自己工房里,然后随机让一个橙子进行活动,假如活动的橙子被杀了的话,另一个橙子就会继承之前被杀的橙子的记忆继续活动。

橙子这里用的室薛定谔的猫做诡辩:所有的自己都完全一样,而真的自己在里面,那么每一个自己就既是橙子又不是橙子。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确定自己是自己的话只需要三条,而且视情况可以删减:

  1. 拥自己的记忆。
  2. 有理解自我的智能。
  3. 自己是唯一的或者认为自己是唯一的。

第三条需要备注一下,自己是唯一的的意思并不是身体是唯一的,而是记忆是,《魔法禁书目录》里面的妹妹们就是例子,妹妹们用网络来同步记忆,所以妹妹们可以看做一个整体,于是即使一方通行各种杀也算不上杀掉一个人,最后还从男主的无线妹妹后宫里硬生生的给抢拉下来了一个“最后指令”。也就是说有复数个自己没关系,记忆是共享的就不会出岔子了。

所谓认为自己是唯一的也就是说无法察觉或观测到别的自己,无法观测等同于不存在。

第二条有一个例子就是《AIR》里面最后变成乌鸦的往人,由于乌鸦的先天不足,乌鸦先生可怜的仅仅只有一次想起自己是往人,只有想起自己是自己的那段时间自己才是往人,普通状态的乌鸦先生只能说是往人的碎片之类的。

第一条就可以把无数失忆作品战翻了,如果是完全的失忆的话,失忆前的自己和失忆后的自己的生活史是不同的,人格也要重新构成什么的。但是,麻烦的是你失忆了你和别人的各种联系还是剪不断理还乱,明明已经是两个人了还要继承人家的老妈老爸甚至妹子,这看似洗具实则杯具啊!不过假如能恢复记忆什么的就不能相提并论了,EVER17里面少年就是例子。

另外要注意的是“自己”是不分载体的,也就是说你之前是猫现在是松鼠什么的你还是你,于是稍微涉及赛博朋克的领域了,把自己移植到PC上的话自己依然是自己,而且说好听点还可以叫“舍弃肉体”,不过假如程序崩溃数据库损坏什么的就糟糕了。

总之构成自己的最主要部分就是记忆了,也就说常说的灵魂就是自己的记忆。

假如某位看到扯蛋文的软妹男碰友脑袋被格式化且无法恢复数据了那么就回到死死团的怀抱吧!

另外补充一下和上文有关的一些作品:

  • 《我的世界守护者》里面的机械萝莉就自爆了,又回来了。
  • 《黑之契约者 流星的双子》猫变成松鼠了,话说“大叔变猫,猫变老鼠”这么那么233啊!
  • 《凉宫春日的消失》长门应该也算吧,虽然不是复制人之类,但这里涉及的是时间轴之类的。

我为什么是我》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