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二三事

主要是我闲着蛋疼瞎回忆,产生了这篇蛋疼文章,耻度突破上限

狗日的

妈妈公司里的叔叔在玩红警,对着对手(国家是日本)骂了句狗日的,之后我问老妈什么是狗日的,是不是骂日本人的?从此他们很久没在我面前说过脏话……

嘲笑

似乎是幼儿园期间,某日我很有诗意的放下滑板车远眺夕阳,心里想,长大以后我一定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幼稚吧。

宿命论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左右,有一次和老爸出门买东西,老爸给我讲道理,“爸爸也是人,有时候也会做错,倒时候要说出来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从这里想到推卸责任之类的去了,“假如我做错了什么事,那一定是爸爸妈妈没有好好培养我的错,爸爸妈妈没好好培养我这件事又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没好好培养爸爸妈妈的错”,这样一直追溯上去,一切的错误就是老祖宗了。以这件事为契机,我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彻底驶向宿命论的河岸。

政党

收音机在说蒋介石也做了几件好事,我记不得说了什么,似乎是好人坏人之类的,我妈就回答说:“没有哪个好哪个坏的,都是政党,都是一样的,只是共产党赢了而已。”

文革

小学一年级学书法,一个中老年老师在我们写完以后就给我们讲故事,文革的故事,好像是谁谁谁被抄家的,还有连环画抄出来了。

我们问文革是怎么发生的,那老师就说是毛主席的错误,我就想毛主席怎么会出错呢,然后那老师又讲到四人帮。我就使劲的理解为在四人帮的煽动下毛主席出错了。

黑历史

我最中二的黑历史是初一上期前两周,由于是黑历史想起来就想去死,所以我一个字也不想写!!!

小时候的二三事》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