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D超短文:Hard

维诺尔是费伦屈指可数的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战士,他现在正苦恼与自己身为落难贵族的父母为什么给他取了这样俗气的名字,以及自己的童年似乎只能回想起文字叙述却没有任何画面。目前他正接受一个魔法师的委托帮忙在这里寻找一枚魔法宝石,如今似乎被地底的那些狗头人供奉起来了。

正如费伦无数冒险者一样,维诺尔现在正站在底下城的入口处——外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洞穴——做着最后的清点。

积火胶,魔法药水,火把,几本书……都安稳的放在背包里,这种背包似乎可以塞下许多东西却还是很小。很多冒险者一开始都有这样的背包,但要再买一个却要花很多钱,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准备万全了,于是他提起自己从一个老矮人那里卖过来的精致的双手剑,走进了这个狗头人的地下城。

穿过需要机关开启的暗门时候,他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闪过一个词:hard。

hard,实在是没什么意义的词,不过他下意识的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hard这个词非常非常非常的糟糕,甚至语感上的糟糕超过了末世兽。

他想退缩,不过身体似乎被某只无形而无法抵抗的手牵动,往前走去。

阴暗潮湿的地道,远处还有水滴声,空气中飘荡着恶臭。这就是狗头人的标准生活环境。

“欧格玛在上”他嘀咕道,“这真是糟糕。”因为似乎他链甲衫的声音惊动了几个狗头人跑了过来,这不算什么,但那些畜生却拉响了铃铛。

几下将狗头人杀死了以后,成群的狗头人便从黑暗处涌现,他们用断断续续的劣拙的通用语咆哮着,不过维诺尔并不打算费神理解狗头人说的话,面对着惊人数量的狗头人,他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挥舞着双手剑。

地下充满着狗头人的尸骸,不过还在咆哮着的狗头人似乎特别多,人们唯一佩服狗头人的一点就是他们无比强大的繁殖能力,不过对于这些藏匿在阴暗处的蛋白质,唯一会感到兴趣的大概是那些什么都吃的史莱姆或者腐生菌了。

总之,对于现在的维诺尔开说,这就是一场灾难,而且是绝望的,面对漫山遍野的狗头人,似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一个法师来施放死云术,不过正如你看到的,维诺尔大概是精神错乱了才至深前往地下城。

越来越多的狗头人挤了上来,即使每一次挥剑都有几个狗头人倒在了他的身体旁边,不过其它的狗头人很快就踩在同伴的尸体上继续用简陋的武器攻击着他。

最后,他已经完全脱力,他的身后就是地下城的门口,只不过要打开它似乎还需要找到那些机关。那些狗头人依旧不见减缓的趋势。

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他只能迷迷糊糊的叨念着这个词:“hard。”

当维诺尔在狗头人的撕咬后变成狗粮了以后,他下意识的张开眼睛,发现眼前并没有看到地狱,而自己好端端的站在地下城的门口。似乎之前的景象就只是一场梦。

这样逼真的梦可以说是第一次看到。

“算了”他想,“还是别管那恐怖的梦了”。于是他再次走了进去。

这时候,脑袋里又闪过了这个词:hard

DND超短文:Hard》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