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ane Experiments Lain/ Layer:01 WEIRD

夜晚,城市还没有睡去。人们像钻进死去野兽的无数蚂蚁一样,在庞大的城市之中碌碌的行走着。广告招牌,车灯,路灯,还有时不时闪现的魔法的光芒,给城市的夜晚带来迷醉的错乱感。

绿灯亮起,人们齐齐迈开步伐向对面走去。少女在人群之中,感到窒息。她用不稳的步伐快步走到一处偏僻的街道上,街道旁的几处酒吧隐隐透出嘈杂的声音。少女用手撑住一家店铺的卷帘门,痛苦的喘息着。

从酒吧里出来的几个年轻女子看到她这个样子,毫不留情的嗤笑着,往前走去。

少女早已习惯了。她没有看向对方,走进一处阴暗的楼梯口,拾级而上,心情不知不觉中变得愉快了。因为她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酒吧门外,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在品尝着年轻女孩的唇,虽然两人才认识了不到半个小时,但是接吻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像热恋的情人。

这时候突然穿来一声令人不快的响声,两人停止接吻,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怀中的女孩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惊呼,震得中年人耳鸣。但他也没兴趣追究,因为附近一个酒吧的招牌被柔软的东西压到了,那红色的物体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穿着学校制服少女扭曲的肉体。

玲音走出家门。今天的阳光非常刺眼,仿佛视线所及只有白色的光芒和黑色的剪影。天空被繁杂的线缆所分割,线缆之中,纯净的魔法能量在高速的奔驰,这是元素导线,这个世界细小的血管。

玲音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或许不对劲的是自己。

早上的电车在雷元素的驱使下平稳的向前驶去,玲音站在车门处,看着玻璃映出自己的映像,短发,脸圆圆的,眼神呆呆的,看上去像一个不怎么和别人玩的小孩子。根本不像一个中学生。

车厢里的人发出嘈杂的声音。

“真吵。”她直言直语。

“——不能安静下来吗?”玲音在心里想。

于是这节侧向安静下来了。人们停止喧哗,惊讶的看向了玲音。

玲音无视他们的目光,眼睛追逐着车外随着车子不断前进而仿佛在跃动的元素导线。

 

教室里,一大早就有哭泣声。一个女生趴在桌子上抽泣着,她的朋友在她身边安慰着她。“茱莉,不要在意啦,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吧。”

一个叫爱丽丝的女生安抚着茱莉:“不会有事的,茱莉。” 爱丽丝有四分之一的精灵血统,是在这个班级里和玲音比较熟悉的几个人之一。

玲音收回目光,准备从书包里抽出第一节课要用到的书本。这时候,爱丽丝来到玲音跟前。

“玲音,你有没有收到那个? ”

“什么东西?”

“Mail。”

“Mail?”

“四方田千砂寄来的Mail。”

“我不太会用终端。”

现在,传讯术这个魔法已经从法术书里删除了,取代而之的是魔法终端的通讯功能。而魔法终端,堪称为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大大简化了施法的一切,和魔网向协作,使得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大法师。但是玲音对魔法和终端之类的事物没有太多接触,如果有人问她对什么有兴趣的话,她估计根本回答不上来吧。

“总会每天查查邮件吧……不过这样也好。” 爱丽丝一副拿玲音没办法的表情。

“因为玲音还是个小孩呐。”刚才在安慰茱莉的另外一个女生也走了过来,笑着说。对于她,玲音有印象,但是没有记住她的名字。

玲音转头看向还在不断抽泣的茱莉,问道:“为什么,她哭成这个样子?”

“因为她受到了千砂的Mail。”

“千砂的?” 玲音回想了一下,似乎对这个名字有影响,是一个很沉默的女孩子,戴着一个老土的方框眼睛。

“D班的同学,上星期在涉谷跳楼自杀了,老师也提到过的吧。” 记不得名字的女生提醒。

“不只是茱莉收到过。已经有好几位同学在这个星期也收到了。但是,她不是已经……死人是不会发邮件的,但是他们收到了。”

玲音穿过黄昏中的街道,回到了家里。

玲音的房间很可爱,摆满了布娃娃和一些可爱的小东西。她在角落里发现了自己的魔法终端。那是一个红色的,漂亮的,但性能不怎么样的终端。玲音很少用它。

玲音用不怎么熟练的动作登录进了终端。

“有未读的邮件,是否读取?”

玲音按下了确认键。文字缓缓的显现了出来,终端的合成音配合着朗读邮件的内容。

“你好,最近好吗?”

“我和玲音,曾在放学后一同回家。你还记得吗?”

“我,其实只是抛弃了自己的肉体,我还是活着的,在另一个空间。”

“我想告诉你,玲音,所以才会发这个邮件给你,你明白吗?”

“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你迟早会明白的,大家也迟早会明白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死?

仿佛明白了玲音所想,接下来浮现出来的一句话是。

“因为,这里有神存在。”

夜晚,玲音穿着小熊睡衣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刚才那封邮件。

她起身,来到爸爸的工作室,玲音的父亲康男是一个在很大很有名的企业上班的高级工程师,对魔法,特别是魔法终端非常痴迷,康男正在看着新到的终端部件,看到玲音来了,有点惊异的问:“怎么了?你很少来这个房间的。”

玲音将小熊睡衣的帽子放下,看着父亲的终端,父亲的终端很豪华,输出器连成了一个阵列,终端本身也是好几个终端连接而成的。

“我的,”玲音沉默了几秒,问道:“我的那一部终端,是最新型的吗?”

康男装好了部件,阖上外壳,笑了两声,说:“终于对魔法感兴趣了?玲音已经是中学生了,一定比朋友晚了一步吧,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买最新型的。”

他开启终端,一边说道:“这个世界啊,不论是现实还是网上,人都需要交流的,这样世界才会进步。”

他登录上魔网,输出器跃出了无数影像,但因为有保护功能,所以在玲音眼里都是一些没有内容的图形。但是在康男的眼中却出现了无数虚拟形象,这是他在网上认识的人们。

“像玲音这样的孩子,一定很快就会交到朋友的。”

玲音没有朋友,她并不善于和别人相处,和别人一起笑,一起玩耍,对于玲音来说很难。

 

电车平稳的向前驶去。

然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向玲音袭来,她撞上了电车的车门,车厢里的人们也东倒西歪。

“各位乘客,万分抱歉,列车因有事故暂停行驶。”

玲音站了起来,面向车门,看到司空见惯的元素线缆。但是,线缆仿佛像液体一样不断往下渗透,如同血一样。

她心里莫名的确信,电车一定是撞到自杀的人了。

走下了列车,往学校走去,仿佛是恍惚中的幻觉,她明明只剩早上的人海中,却有时看不到丝毫人影,整个世界就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下一秒一切又恢复正常。

街上起舞了,她看到雾气中有铁轨,电车发出响声不断驶来,少女缓缓的走到了铁轨中,少女的面容似乎像千砂,却又奇怪而狰狞,玲音没有细看,列车已经从少女身上碾压过去……

“岩倉同学!”

被老师叫醒来,发现自己满头是汗。这是英语课。

“这一题,考试会考哦。”老师有点恼怒的告诫她。

她看向黑板,字迹却偏偏变得模糊不清,渐渐的凝成另外一句话——

快到网上来。

放学后,玲音走在阴影中,回避着夕阳的余威,不知何时,她能从阴影中看出奇怪的纹路,但玲音的心中已经被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填满了,没有仔细看阴影。

这时候,好像有人和自己擦肩而过,那个人好像就是千砂,玲音回过头去,街道上没有任何人。她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然后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千砂安静的站在那里。

“千砂,那边,是什么地方?”

千砂的嘴唇向上提,形成了一个微笑,没有回答玲音,然后渐渐消失。只剩下玲音在空旷的街道上。

Arcane Experiments Lain/ Layer:01 WEIRD》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