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他出现在了林边,是大海和森林的交汇处。

他茫然的站着,觉得很不对劲。

大海是大海,太阳是太阳,森林是森林,远处也有猪和牛和绵羊,似乎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他看着天上的太阳,突然想到,太阳应该是“圆的”。

他不知道“圆的”是什么,这只是他心里自然而然蹦出的一个词。

他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发呆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很清楚天黑了以后会很危险。

他用手挖木头,被挖掉一块的树没有倒下而是在半空中浮着,就像那块木头还存在一样,他疑惑的看着树和木头几秒,摇了摇头,继续挖。

他动作麻利的造了一间小木屋,并用木炭和木棒在木屋里面做了个火把,他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一旦陷入了黑暗,会出现不好的东西。

这时候黄昏结束了,黑夜到来,外面传来了可怕的声音,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只蜘蛛从墙壁爬进了他的小木屋,他用剑花了很大功夫才打死。

第二天他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屋子,用木头改了个屋顶,在墙壁周围开了几个洞做窗户,甚至做了一个门,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懂得做门。

现在他有时间想各种各样的事情了。他爬到屋顶上,看着这个广阔的,由一个个方块堆砌而成的世界。

他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但除了活下去,他不知道干什么。

他想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自己又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有那么多的疑问,他想问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是因为什么。

他想了很久,太阳升起,月亮升起,太阳再一次升起,直到肚子饿了也没想出来。

肚子饿了,就应该去吃东西。

他拿起石头剑,走出自己的屋子。

他杀死了猪,杀死了牛,吃了他们的肉。

但是很难吃,他回到屋子里面,用火炉烤肉。这下好吃了。

他决定不去想那么多,自己的疑问,如果能从对世界的探索中解答,那便是能解答的,如果不能,想了也是白想,所以他决定出门冒险。

他拿起剑,拿起自己需要的东西,穿上盔甲,然后出门。

他在泉边钓鱼,他在树顶远眺,他有了一些不能和他交流的伙伴,那是些豹猫。

他依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目的,但是他相信自己会找到。

他来到了一个城镇,他想和那些看起来长的和自己很像的人说话,但是那些人只是看着他。是无法交流的。

他放弃了,他自己的木屋附近的一个矿洞开始,往底下走去。

他往下,往下,经常看到一些奇怪的地方,有些是生长了蜘蛛的废弃矿洞,有些是装有一些物资的奇妙房间。

一定有别一个,能像自己这样思考的人,自己在这个世界不是孤独的,他这样想着。

或许自己进行这一切想要的就是一个能和自己说话的人吧,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机械的令人绝望,自己的豹猫,一开始会觉得很可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了可以依靠的东西,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豹猫的行为都几乎是安排好的。

难道上帝只创造了一个能思考,会感到寂寞的灵魂么?这个世界对自己真的是一个残忍的礼物。

他用挖出来的石头将自己的木屋扩建成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高塔,因为他也向往着天空的外面。

他用很多很多挖出来的奇妙石头做成了电路,他希望有一个东西,能回答自己的一切疑问。

但是这一切都没成功。

地底下奇妙的地方经常遇见,但是从来没有发现过人乃至仅仅是人的尸体……不对,这个世界人死了以后是没有尸体的。

而通向天空的塔也无奈的失败了,到了一个高度,自己便不能在寸进。

过了很久很久。

整个星球几乎被掏空了,一个无比复杂的电路被布置在星球的表面。

他打开开关。

“请告诉我这个世界的答案。”

Player》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