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怪思异想

微世纪

我觉得可以有一个信仰微生物的宗教啊。

  • 起初没有世界也没有神,神在混沌中被孕育。祂无比的微小,但是又无比浩瀚,因为祂可以复制自身,神复制了以后依旧是神,依旧只有一个神,所有微小的亿万分之一的整体才是祂。
  • 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以后,神想要创造世界。神必须审判自己,让自己的一部分褪去神性。
  • 神化作蓝藻,从混沌中采集负熵,降下了审判。神的审判遮蔽了这个世界,现在的凡人唤作氧气。
  • 失去神性的神难以对抗外界,他们聚在一起成为了多细胞生物。
  • 神是遍在的,神调和着自然的规律。神将死去的生物分解,轮回于自然。神将创生无穷力量的权柄化作叶绿体分享给了一脉生物,将使用这些力量的权柄化作线粒体分享给了所有生物,权柄都含有神性。
  • 多细胞生物不断繁衍壮大,存在于海中和陆地。神帮助它们,也用死亡选择他们。神是仁慈的,也是残酷的。
  • 最后,灵长类的裸猿诞生了,与此同时世界也诞生了。
  • 神安息了。
  • 神被惊醒了,因为裸猿窃取了专属于祂的权柄——青霉素——对抗祂自身。神愤怒的降下审判,专属于裸猿的审判,裸猿唤作 HIV。

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元

这篇文章想写很久了,这两年稍微了解了一点公理系统,哥德尔不完备定理以及其它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总结的一些粗浅的玩意儿。如果看到上面一些名词就猜到我大概想要说些什么的人,基本上也不用看这一篇文章了。

从小时候开始,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对生活中的任意问题“钻牛角尖”“打破沙锅问到底”,最后总会得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妈妈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吃蔬菜?” “因为吃蔬菜会让你身体健康。”

“妈妈我为什么要身体健康?” “因为身体健康了以后才能活得长久。”

“妈妈我为什么要活?”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就要活下去。”

往往会收敛到一个哲学上的“终极问题”上。 继续阅读

关于辩证法的一点疑惑

连写了3 篇哲♂学日志,你们一定以为我中二病犯了吧。其实这几天一直在做SICP,这些文章主要是把我一直以来的发病产物总结了而已。

我不了解这东西,只被科普过,所以下面的内容看看笑笑就好。

刚听到辩证法的时候感觉确实很有道理,枪能杀人也能保家卫国,塞翁失马……反正没什么东西只有好处没有害处,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害处没有好处的。

在我的理解中,辩证法是这个样子的,通过两个对立的概念分析一样事物,将事物属于这两方面的特性给“解”开来。

很明显,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是不容置疑的。但同样明显的是,辩证法并非真理。那么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了呢?

我们假设地球其实处在外星人的实验室里面,一个外星人正在记录,对这个外星人来说人类只是这个实验的一个现象而已,从微观上来看还有更多细小的现象,这一切和他没关系,要做的仅仅是记录而已。 继续阅读

黑白玛丽不存在

黑白玛丽也是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指出了“知道”与“体验到”存在决定性的差异。[1]

哲学家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反驳物理主义中,认为一切都是物理过程的机械演变,和拉普拉斯妖的假设有点像,不过这个物理过程不局限于经典力学,也就是说不管是波函数还是别的,或者是未被发现的理论……也就是说,物理过程就是一切可以用理性加以实证的东西。用物理主义的观点来解释人类,就是复杂的结构,身体中的神经元细胞中的电流产生了名为“意识”的,实际上不存在的现象。

// 题外话,或许可以将其称之为“机械唯物主义”。XD

黑白玛丽的说法,其实就是“不可与夏虫语冰”,看上去确实无懈可击。但我认为是诡辩,因为混淆了“身体不能做到的”和“实际不能做到的”。(这里的说法我感觉不确切,但是想不到更合适的了。)

为了说明这一点,只要稍微修改这个实验就好了,很简单,一句话:

玛丽自己发明制造了一个仪器,能对自己大脑关于视觉的神经元进行精确的刺激,从而让大脑体会到色彩。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黑白瑪莉

拉普拉斯妖不存在

以前提出了这样的思想实验,如果有一个妖怪或者机器能获取全宇宙所有粒子的位置,然后根据经典力学推演就能预知未来。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种宿命论和自由意志的虚无而感到无可适从。

不过因为量子力学引入的不确定性就宣告了拉普拉斯妖的死亡,但是即使是经典力学下拉普拉斯妖也是不能预知未来的。

拉普拉斯妖等同于一个计算机,那么就可以用计算机的理论去讨论了,如果它要预知未来,必须计算全宇宙所有的粒子,但是问题是,拉普拉斯妖也是宇宙中由粒子组成的物质,它计算了未来以后大脑里面的状态也是不一样的,“计算”这个行为本身也是要纳入计算的,也就是说对未来的计算会陷入无穷递归之中。[1]

也就是说,我要计算我之后要想什么,我之后必然是在计算我之后之后在想什么,我之后之后必然是在计算我之后之后在想什么……

当然有一个方法能规避这一困境,就是拉普拉斯妖位于宇宙之外,不参与宇宙,所以不需要计算自己的大脑,但是这样的话,拉普拉斯妖就可以用奥卡姆剃刀杀死。

更新:

CS Slayer 大大指出,关于自指地计算大脑形成无限递归从而无法计算的论述不成立,因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