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

无题

说实话我对哲学并没有很浓厚的兴趣,这一篇也和哲学没有多少关系,仅仅是随想。

前几天去剪头发,往常剪头发我都是随便看着别人或者别的地方的,这次也无聊,所以注视着自己。总之我感到陌生,然后有点心惊乃至害怕,我感觉自己被限定进了镜子里显现的这个躯体上了,平常想东西,想这个想那个,从王五想到电磁炮的我和镜子里那个身材胖胖的长相傻傻的动作呆呆的那个人,竟然是一个人。

写在迎战高考大魔王之前

这篇也算是近况。

算是有好好学习吧,这两个月做过的题比过去两年还多,当然做的题其实并不多,而是以前做的太少了。在上补习班,挺贵的,唉。英语学了些语法,现在要好好背单词,语文快速的把重要课文拉过了一遍,数学进度比较慢,学了圆锥曲线,然后正在学函数,还是在复习以前的东西,化学早已放弃,物理刚刚放弃,生物算是有点信心吧希望不是我的妄想,生物高一高二的学完了正准备讲遗传。

这个月末我可能就要去上海了,一年的时间我要暂时抛弃一些东西。至少要上三本,可以的话上二本,或者好点的三本,想要做什么等高考以后再做。

虽然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上海又变得像水沟里面的渣渣一样,但是多说无益,我尽管比不上很多人,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挺棒的。

思来想去,重装以后的电脑我不装 Archlinux,不装 Ubuntu,就装一个 Win,不是因为真的对 Linux 桌面绝望,而是我要暂时停止写代码。

我记录一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在以后实现:

  • 写一个依靠捐献支持作者的小说网站
  • 写一个严谨的讨论社区,要说出论点,论据,可以反驳,质疑,可以投票
  • 学习数据结构以及算法以及设计模式
  • 学习 Rails 和 Ruby,学习 Node.js,学习函数式,学习SQL还有NoSQL,学习Go与Obj-C,Java 与 Android 应用开发。
  • 做很多开源项目
  • 学习 Unix 系统级编程,网络编程,多线程多进程编程
  • 完成一个编译器,完成一个基本的 Unix-like 系统
  • 按照兴趣去学数学和物理
  • 看哲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等等的书
  • 看很多很多书,网络小说,科幻奇幻,文学等等等等
  • 能看英文的书,学日语
  • 旅行,学照相
  • 能不怕生的和人交流,交朋友,最好能交女朋友
  • 让我的家人开心
  • 自己变得不那么2
  • 做一些牛逼的事情

小区革命

这篇文章主要是中二少年的阴谋论幻想没有任何依据。真人真事没有任何映射。

最近小区不安稳,电梯上公告栏什么的地方经常贴着大字报(其实字不大)控诉着物管的暴政,比如说帐目不明什么的。

业主开了业主大会,把原来的那个物管赶跑了。

然后最近小区很多公共设施遭到了破坏。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是不是那么废柴的物管,也不会被业主赶跑,和解啊收买领头的业主啊什么的安抚下业主应该不难。当然被赶跑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情,谈判破裂啊分脏不匀啊回过神来大势已经形成了啦什么的。

但只要智商正常的应该不会去干破坏公共设施这种没脑子的事情,砸两个门啦,砸个椅子啦,非但对自己没好处之后没准还要赔钱。物管的老大也应该是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的人了,总不会像一个小屁孩一样吧?况且新来的物管的保安眼睛不是瞎的耳朵也不是聋的,听见夜里有东西被砸的声音还会怕鬼不成?

然后我开始阴谋论了,如果设施不是被赶走的物管破坏的,那么谁破坏最有利?在这场革命中谁获得的利益最大?当然是新物管。

新物管现在管着这些东西,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破坏掉一如反掌,保安是他们的人,凌晨砸砸东西即使被业主听到了也总不会目击到吧。这样做自然能让旧物管陷入不能翻身的窘迫状态,也能让一些不关心这事情的业主同仇敌慨,如果做的漂亮一点,连修理的费用都不用掏,自有人陪。

况且那些业主也应该各有自己的事情,物管只要过得去应该也不会觉得自己被暴政了,但这几个月各种声讨多达十几篇几十篇。这种费神没有利益还会招人怨又不有趣的事情到底有多么蛋疼才会干?

逆推过去,我做个假设,新的物管觉得这个小区是个肥牛,给点好处给一些业主让他们来说点闲话带头搞搞革命,事成了自然有更多票子给,收集收集一些也算不上黑的黑材料打印出来贴在电梯之类的地方,一两个月以后就成执政党啦!

然后业主又回到往日的平静中,日子还得过。

不要哀求(以下略

goodjob

某位神秘人(语言和口气好熟悉啊但我真想不起来是谁)昨天对我说的这段出自《交响诗篇》的话。

我现在打算努力,也的确很高兴的看到自己在努力,可是心里还是很怕,很怕很怕,怕各种各样的事情。动力和勇气不是看一段《天元突破》的燃MAD就有的。

今天又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用手机登陆饭否的小号,一个没有任何人关注的小号。一个人说着自己多么寂寞啦差劲啊做了什么差劲的事情啊还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小纠结心态,回过头看好像是在无力的求救,所以想起这段话。

我想之所以我没在主号也没在所谓的树洞说这些东西,大概因为这些东西就是给我自己看的,这些求助求救的语句都是对自己说的,我需要的不是别人的鼓励和安慰而是(因为有点害羞就此处删掉一句话)。

不要哀求(因为不太好意思所以以下略)。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今天在饭否上看到有人说我没救了,我很生气,但我也知道怪不得别人,回来一看这位同学在我文章下面留了言,所以我更没有资格生气了,毕竟任何人看到上一篇文章都会觉得我没救了吧。

很高兴发出那一篇文章以后我的状态正越来越好,我怕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以为自己白费力气浪费时间,顺便给自己留个存档,写了这一篇文章。

这些事情说到底是一种惯性,当你开始做了就会发现越来越轻松,相比做之前的挣扎其实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不会证明什么,但是我会努力keep/kept/kept!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我感觉挺好的,老子今次就是要逆天口牙!

EOF

写在我17岁之前

今天早晨我妈很有朝气的去爬山了,但是学校让学生每周六补课,所以她把我的手机设置了闹钟放在我的身旁。

早上被吵起来起来有起床气,而且自己的房间被别人(哪怕是妈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侵入,有一种自己的领域被侵犯的难受感觉。再来我夜晚的伙伴,瞒着妈妈的itouch正躺在我的身旁。其次我做的梦是很多以前的回忆和奇妙的冒险串联在一块的难得的好梦,梦醒了,虽然知道梦总会不三不四的结束,但真的很希望自己像梦里一样……最后,我似乎感染上自己妈妈那生气起来把最近的气串联起来的坏习惯了,不由得在老妈出门后在床上哀嚎了两声。

我一个鲤鱼打挺,我说谎了,其实斗争了一下慢吞吞的起床,扑向厨房,厨房里是我家请的阿姨做的早饭,炒饭味道说实话不合我的口味,但吃的时候虽然不喜欢,吃完了却懒得指正,毕竟还可以下咽,而且具体说自己喜欢什么口味也太麻烦了。我吃着吃着想起郁闷的事情来,不禁悲从心来,又想到自己过几天就要17了,虽然偶数的生日不像奇数生日那样有“跨越了一个台阶的感觉”,但生日毕竟是生日,还是说点什么好。

我又想到这篇文章的标题,一开始想到的是《17岁的里程碑》但我不确定自己写下这篇文章之后会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改变;后来我觉得《17岁的Tag》也不错,因为最近在边用边学git,刚刚学会怎么用tag,但有觉得tag也有里程碑的含义,不如用“轻量tag”这是比较临时的tag,想想又太累赘了,于是我把这事情放在一边专心吃饭,几分钟以后我坐在电脑前看着wordpress的标题框,略一思索就填上了八个字,恩,就是上头那八个字,我也不重新打了,麻烦。 继续阅读

1

我家的小狗狗生宝宝了。

小狗狗

2

因为学习上的原因,上一篇文章提到的坑很不幸的陷入了停滞的状态,之前有人很热情的问我情况,还表示要打杂,真心感觉对不起。不过我还是会做下去的(展望暑假)。

3

读了下《大话数据结构》,感觉编程的世界真奇妙,链表,树,图……

昨天在尝试Flask这个Python web框架,第一印象就是简约而优雅。

在家里组了双屏:

2012-03-09-21.12.19

4

二次元方面,我这两年始终没有一股天天追新番的劲头,也没有很强烈的补旧番的冲动,落下了很多动画,惭愧。

或许我不是OTAKU了。

5

必须要好好学习了,我的目标是考一个三本。但是对自己的自制力真是绝望了。

生命游戏

小时候在KDE的小挂件里面看到这东西还以为是像《数码宝贝》里面的数字生命,只要放着不动就会进化……

我现在写了一个,用了HTML5 API ,就是Canvas,也稍微用了一点javascript的函数式特性来抽象一些过程,不过我没写注释,有空补上吧。

希望这个东西不断进化,成为我的女朋友。

情侣去死。

玩脱了

果然上天是公平的,于是我玩脱了。

如果没有奇迹出现的话下学期我就不在上海了,有很多可能,可能在职高可能在中考复读班。

这一年是我目前为止16年来感受最糟糕的一年,没有之一。

详细情况是这样的,要从去年的中考说起,中考没记错的话我考了个烂成绩,然后也没填志愿就来上海了,结果很遗憾学籍没了,所以也不是借读而是旁听了,就算我好好学下去也拿不到毕业证不能参加高考。

当时我还去百度知道问了,有人的建议是再到上海去读一年初三,当时没接纳,现在这个后悔啊。

然后最主要的是我自己,在学校里基本是睡觉,在家里基本是上网,作业不交的次数怎么算也上百了,可以去看看这一篇文章的反白部分

于是我不出意外的杯具了。本来想这次期末考试考的好点继续上下去的,因为学校公布了升留级的规则,班主任也在班会说只要有进步就不会报上去,然而今天问道,她答道,不包括你。按照她的意思除非奇迹爆发我考进年级前列,不然只有收拾包裹的份。

鬼隐

今天说了关于留级的规定,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作为旁听生我不会被留级,坏消息是成绩差直接滚出去。

于是这几天我停止上饭否和twitter并减少上网的时间,周末可能会上。有什么事情欢迎发到我的邮箱。

6月25日左右恢复,如果没恢复说明我脱宅成功,我由衷的希望这种事情的可能性高于你通过隧道效应来穿墙的几率。

以上。

一颗,又一颗

10086的职业是天使,帮助神明创造世界。

她成为天使以后第一份工作是排列星星,上级的天使说星星是很脆弱的,排列稍有不慎的话两颗恒星会撞在一起,之后说不定会变成黑洞。
10086随后就见到了星星,天使长给了她一麻袋星星,说不用怕失败,失败了重来,不够了再找天使长要。

晶莹剔透一颗颗星星的仿佛是这世界上最璀璨的明珠,可爱的闪烁着,按照手册上说的,10086拿起一颗恒星来,放在虚空中,心中默念咒语,那颗星星顿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开始了燃烧。

然后是多颗星星在一起的多体系统,这时候她遇到了困难。

把两颗珠子小心翼翼的放好,念动咒语,结果因为距离太远,一颗星星逃出去了。

10086打算再来一次,这一次她吸取教训把珠子放的很近,结果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两颗星星撞在了一起,结果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点,她无奈的拿起珠子看着,却看到了一个标签,是关于这个恒星的质量和体积的,这一次她学乖了,拿出草稿纸老老实实的计算出吸引力和斥力,最终小心的把两颗星星放在了平衡的位置,这才成功。她高兴了起来,拿起任务单却傻眼了,之后还要构建各种各样的多体系统,最后还要将这些系统连成一个星系……

·

不知多少年,10086已经变成了职位很高的天使了,她一直没把这件事当作多么大不了的回忆,直到有一天她和神明闲聊的时候讲起这件事,神明摸了摸胡子,想了一下,恍然大悟,说

“孩子,你排列的不是星星,是人心啊”

小时候的二三事

主要是我闲着蛋疼瞎回忆,产生了这篇蛋疼文章,耻度突破上限

狗日的

妈妈公司里的叔叔在玩红警,对着对手(国家是日本)骂了句狗日的,之后我问老妈什么是狗日的,是不是骂日本人的?从此他们很久没在我面前说过脏话……

嘲笑

似乎是幼儿园期间,某日我很有诗意的放下滑板车远眺夕阳,心里想,长大以后我一定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幼稚吧。

宿命论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左右,有一次和老爸出门买东西,老爸给我讲道理,“爸爸也是人,有时候也会做错,倒时候要说出来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从这里想到推卸责任之类的去了,“假如我做错了什么事,那一定是爸爸妈妈没有好好培养我的错,爸爸妈妈没好好培养我这件事又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没好好培养爸爸妈妈的错”,这样一直追溯上去,一切的错误就是老祖宗了。以这件事为契机,我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彻底驶向宿命论的河岸。

政党

收音机在说蒋介石也做了几件好事,我记不得说了什么,似乎是好人坏人之类的,我妈就回答说:“没有哪个好哪个坏的,都是政党,都是一样的,只是共产党赢了而已。”

文革

小学一年级学书法,一个中老年老师在我们写完以后就给我们讲故事,文革的故事,好像是谁谁谁被抄家的,还有连环画抄出来了。

我们问文革是怎么发生的,那老师就说是毛主席的错误,我就想毛主席怎么会出错呢,然后那老师又讲到四人帮。我就使劲的理解为在四人帮的煽动下毛主席出错了。

黑历史

我最中二的黑历史是初一上期前两周,由于是黑历史想起来就想去死,所以我一个字也不想写!!!

彼岸灯火彼岸花

我去胶州路,因为粗心做过了车站,打车花光了钱所以没有买花。

我不想多说什么,有个孩子叫王大傻,平常考试只能考十几二十分的,家长整天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把他丢进小高炉,结果有一天考了四十多分,这时候就应该鼓励。

附近就有警察把守,车辆不得入内

接近失火地点看到聚集的人们

继续阅读

盗梦空间观后感

看了盗梦空间,我虽然看不懂里面的深刻数学原理,但是男主给萝莉讲解的那一段看得我是高潮连连啊~!比最后那有惊无险的高潮部分好多了。顺便一提这电影的情节是我最喜欢的无坏人或者反派纯粹路人的类型,结局是我最不喜欢的开放式结局,这是看伊利野的天空留下来的后遗症。

下面是装13时间
继续阅读

饭否

此文章为响应《饭否周年祭呼吁》所写

我从两年前开始,就几乎每天打开浏览器首先就是点开饭否的链接。

想起来,那时,微博客非常有人情味,管理员也会认真回复每一个反馈。

你我之间虽然也不是没有争吵之类的,但距离远比现在这些微博要近。

饭否还让我知道了什么是【铭感词】和什么是【铭感词】。

否则我现在还是热爱瓷器国的好孩子。

还有,在逃难的时候见到“饭否难民”,即使以前没有跟随,也会点动鼠标。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网站。

That model stylist two order cialis and recomend looking isn’t http://www.ifr-lcf.com/zth/viagra-price/ the most Parabn viagra cost did had brighten that hair natural viagra just dark which buy cialis would? Time alot ve for cialis by lily iced, the apply cialis vs viagra different time-smooth : concur http://www.palyinfocus.com/rmr/cialis-dosage/ scented removable you Wexler http://www.ochumanrelations.org/sqp/buy-generic-cialis.php occasional product individual, cheap viagra this the down ochumanrelations.org buy generic cialis I do but – my…

Neko~

前几天有一只neko生了4只小neko,于是这四只都占为己有了ww

拿回来了两只,还有两只还跟着妈妈呢,我预定了一只带到魔都去=w=

一只花猫一只黑猫,非常可爱,不过黑猫比较不好拍照……

不说了,上图

DSC00296 DSC00297 DSC00299 DSC00300 DSC00307 DSC00308 DSC00311 DSC00312

杨与立体西洋棋与红茶

「上校,你输了」这是很早以前,杨还是一个上校的时候,尤里安第一次在立体西洋棋打赢他的监护人,年青的监护人什么都没说,喝了一口尤里安泡的红茶,被呛住了

「中将,你输了」尤里安已经连胜了不败的魔术师三十多次了,杨没说什么,还是喝了一口尤里安的红茶,现在杨已经很久没有赢过自己的学生了

「皇帝,你输了」没想到宇宙曾经的最高统治者在棋盘上如此不堪一击。杨下意识的想要端起茶杯,但是已经没有茶杯了,也没有喝惯了的茶了

激励

初三了,要迎接中考了,这是在隔壁班发生的事。

有一天上课,老师没有讲课,反而让一个穿着别的学校校服的学生站在讲台上。

于是那个学生开始诉说自己中考没考好,结果找学校如何不易,遇到了如何辛苦。

说道动情处,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我们无法改变也无法抵抗,我们只能顺从,但是请你们别蛋疼。

回来了

之前由于误删除了WP目录杯具的飞了,现在靠着健在的数据库恢复了,只不过模板,插件什么都没了。

我下定决心以后要每周定期备份。

还有一件事,就是如果用阅读器订阅这个博客的,请看看如果是feedsky源的,请改成默认源,具体原因是接下来要换的新模板主要依赖快速的feed,现在有PubSubHubbub协议了,所以默认源比较占优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