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正经

告别在概率的岔口

偶然点开浏览器,发现你已经离开。

一开始没有什么实感,很遥远。

然后我以为我会悲伤,但只是茫然。以前和我说过话开过玩笑帮助过我的那个人永远没了。

之前是有的,现在一下子怎么会没有呢。玻璃碎了,留下的还是玻璃,瓷器碎了,留下的还是瓷器。人没了,就没了。

我不懂你所想,无法体会你的心情,甚至无法因为你的离开而悲伤,所以只能说再见了。

我是相信量子永生的。

生命游戏的较少步骤方式

这种文章在各位大大看来一定是班门弄斧了,而且说的东西其实也是特别简单的,只是记录一下,如果有更好的希望说一下。

程序员了解了生命游戏的规则以后大多会直觉的想到这样一种方式,建立一个二维数组,每一个数组里面存放这True或者False,当然也不一定是数组,二进制文件什么的,反正是矩阵。

直觉的方式,深蓝色是处理中的,浅蓝色是处理过的

反正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很容易就想到为什么要用一个矩阵来一遍一遍的轮呢,可以光靠细胞之间的位置来确定,也就是说光记录细胞的坐标就好了。

单单记录细胞

下面详细说一下,感觉很多地方还有可以简化的地方,靠计算细胞间的距离(坐标差的绝对值)很容易确定一个坐标的生死。 继续阅读

认真

有时候在论坛,经常看到各种高端低端黑,扣个帽子或者“吃我大雕”什么的,很令人厌恶。

最近看到一帖,LZ很不负责任的抛出一个一看就想喷的观点,底下果然很多人喷了。我也回复了句表达围观态度的风凉话。但想想,或许试试认真一次呢?

我把那个回帖编辑成一个比较认真的观点,靠着维基百科我尽量表达了出来。意料之外的,认真的观点反而能够受到认真的对待。至少可以对那些冷言冷语的嘲讽不屑一顾

或许最重要的是抱着学习和讨论的心态,而不是辩论求胜的心态。

命运石之门 优秀的美少女游戏 糟糕的科幻故事

剧透慎入!

关于命运石之门的剧透不做任何处理,对于Remember11 和Ever17 的剧透有处理

这一篇文章想写很久了。命运石之门(简称S;G),追动画的时候追到第六集就无力了,火星的发现汉化早就完成了,感谢汉化组。

玩了以后感觉很不错,但有两点不爽:

  • 可攻略角色太多,但剧情却被拉扯的松散。
  • 谜底太简单。

我完全看不出伪娘君和大小姐——我差不多忘了名字了——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给凶真添添麻烦?除了喧闹一阵,留下两个莫名其妙的被莫名其妙的女人拐跑也不管自己青梅竹马和世界和平了的结局以外,难道就是为了给主角一个别人的回忆是难能可贵的印象吗?

删掉这两个角色剧情完全不受影响!不像Ever17 是极其紧凑的,每个人都是核心的诡计的一部分,删掉任何一个都会让剧情无法自圆其说。

这两个角色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大叔把大纲交给另一个大叔,那个大叔看着大纲摆出司令标准托腮姿势说:“不错,有天然呆青梅竹马,元气少女和傲娇天才少女了,不过太少了,再加一个大小姐吧,哦哦,最近伪娘比较流行也加一个吧。”
继续阅读

让座

尊敬老人,看似很公平: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有多少地位,有多少钱,给你多少好处,每个人都会变老而享受到尊敬。

仅仅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是不是好人,做过什么事(恶毒点说,文革的时候做过什么事),就给予尊敬,这其实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我上车,买了票,这票里面包括制造车子时候安装椅子(谷歌拼音输入法词库真的很残缺,连椅子都没有)的成本,也有椅子坏了的时候更换的成本。乘客遵循规则,获得椅子的暂时的使用权,有什么理由说你必须让给老人呢?很多时候人们让座的原因无非是一种“道德的压迫”,而这种“道德的压力”无非侵犯了自己安心坐在椅子上的权利,反而是一种恶吧。

一个老人,如果身体硬朗,没有必要,那自然不需要座位;如果拄着拐杖,行动不便,为什么还要保持着人们会让座的预期去坐公交车?恶毒点说,就好象一个乞丐觉得路人理所应当(谷歌拼音又打不出)给自己钱一般。

除非那个座位是所谓“爱心座位”,座位的设立便是为了给老弱病残的,正常人坐在那里仅仅是“借用”座位的使用权,当遇到真正的老弱病残自然要奉还,但并非全部椅子都是爱心座位。如果老人真的有需要,那应该不是默默的站在座位前用眼神去谴责对方,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询问对方:“我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把座位让给我。”

上海公交很值得称赞的一点是,说的是“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座”;而成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让座”

阶段性记录

看自己的Blog 总是什么努力呀低沉呀感觉一点新意都没有,其实我最讨厌没有新意的事情了。很多时候小说里看得俗套的东西我即使绕远路也要走过去。

这两天过的还挺好的,感觉自己在努力吧,虽然刚看过的英语单词总是像一个和我捉迷藏的小萝莉,留下足迹发出笑声可是就是找不到。数学题就像少女的心思,横着竖着才能解开来……

如果我至少能保持这种状态到高考前,至少说明我没有丧失努力的能力,也足以让人欣慰了。

PS 最近Twitter换号了,仅仅是想要回到以前上Twitter的感觉
PS2 这个WP模板我很喜欢呀

我要……

我要让自己活得好好的。

让自己苦恼痛苦的 不是自己所认为的 苦恼痛苦的东西 本身,而是你自己让自己苦恼痛苦。我以前看塔里西亚第一本的《命运》仅仅觉得虽然清楚但是很厉害的样子,但我现在觉得慢慢的能体会出来了。塔西里亚这书价钱贵十倍也值得买。至理名言往往和那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废话没什么两样,都是那么直白烂俗。

眼前是高考,高考失败真的我并不认为是太大的问题,上大学固然好,不上大学我就活不成了?但是如果我不努力,以后怕是遇到任何坎都会去逃避呢,这才是真真真可怕的地方,每次想起我都不愿意想,习惯了逃避以后自己会变成怎样的废人,昨天看到一个词,叫习得性无助

我害怕,我害怕明天,我害怕失败。我想让自己相信,努力就能有结果,但是我不相信,我怕呀,我怕自己的努力就是自己给自己的谎言。我不擅长对别人说谎,却擅长自欺欺人。

我要不再做任何的逃避做任何的妥协,不勇敢是致命的,

人生苦难重重,

逃跑就是失败,

我还在怕,怕明天,怕未来,但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让自己不再怕。

这是我的宣战宣言。

关于互联网的碎碎想法

我们说到互联网,谈论的更多是Facebook Twitter Google一类的网站。

社交网站固然重要,在现在互联网中是个大块头。但是我觉得对于互联网来说,一个至少和与别人交流一样重要的事物并没有像社交网站那样火热,那便是教育。

当然你可以说我们有 Wiki,Google也能搜到几乎全世界大部分知识。但是我觉得,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在古代,知识的成本是高昂的,好学的人为了知识可以花费无数金钱和热情,但现在互联网带来了信息的快速传递——信息时代仿佛是教育的黄金时代——但是同样也带来了知识的爆炸和贬值,在互联网之前的教育,和有了互联网以后的教育,哦,确实有差别,但是很大吗? 继续阅读

糟糕世界生存应对手册:对傻逼作战纲领 未定稿

绝密

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名叫傻逼的怪物,即使去掉头也不能吃,那么,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应该怎么存活呢?

以下是我长年被傻逼搞得心里想拿刀杀人以后,依然没被警察逮捕,的心得。

傻逼的定义:当你认为一个人是傻逼,那个人就是了,傻逼是一种主观的定义。这个世界上傻逼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多,所以对于一个不熟悉的人最好的办法是接触时预先设定为傻逼。

总纲领:你不希望傻逼干扰影响阻碍到你,但是你不能一炮轰了傻逼,小心应对傻逼,为了精神健康在不需要的时候别想起傻逼,也别让傻逼把你弄得恨不得拿刀子捅了他。让傻逼对自己的影响减到最小是我们的目标。

具体措施(征求意见):

  1. 别让傻逼知道你把傻逼当作傻逼来看待。
  2. 别期待傻逼理解支持帮助你,别妄想能和傻逼讲道理,沦落到想要说服傻逼的地步你已经输了。
  3. 面对傻逼的时候不要特立独行,要表现的和那些傻逼一样,和傻逼搞好关系。
  4. 别和傻逼争吵,发生矛盾,毕竟傻逼是傻逼。但是如果傻逼实在太傻逼,偏要找你展现自己的傻逼,你还是抄起身边顺手的东西往傻逼脸上砸去,免得让傻逼影响你的寿命。
  5. 别对傻逼的智商抱有希望,不要妄图试图和傻逼交流。
  6. 和傻逼说话的时候长点脑子,考虑一下你要说的话,不断告诫自己对方是傻逼对方是傻逼。
  7. 上述一切做的自然点。
  8. 如果你认为一个人不是傻逼,然后又发现对方其实是傻逼,那你活该。
  9. 如果你被别人当成傻逼了,别人是傻逼。
  10. 宁愿寂寞死掉也不要试图和傻逼做朋友——当然如果只是傻逼把你当朋友那无所谓,最好让傻逼以为你是傻逼自己的一个不太熟的朋友,这样傻逼就不会怎么烦你了。
  11. 别为傻逼浪费眼泪,傻逼不在眼前的时候别想到傻逼。
  12. 不要反省自己,不要反省自己,只要对方是傻逼,那一切都是傻逼的错,只有你认定一个人不是傻逼了,发生了什么再反省自己。当然,这是有限度的,如果你把傻逼砍死了还是你的错——法律就是这样判的。

写着篇文章的时候我回忆了一下生命中的那些傻逼,现在心情很糟糕。

如果不喜欢这篇文章,没关系请无视。

如果看了这篇文章后把我当傻逼,参见第九条。最好用邮箱或者别的方式告诉我你认为我是傻逼,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开心心的互相断绝关系了,很棒吧。

写在迎战高考大魔王之前

这篇也算是近况。

算是有好好学习吧,这两个月做过的题比过去两年还多,当然做的题其实并不多,而是以前做的太少了。在上补习班,挺贵的,唉。英语学了些语法,现在要好好背单词,语文快速的把重要课文拉过了一遍,数学进度比较慢,学了圆锥曲线,然后正在学函数,还是在复习以前的东西,化学早已放弃,物理刚刚放弃,生物算是有点信心吧希望不是我的妄想,生物高一高二的学完了正准备讲遗传。

这个月末我可能就要去上海了,一年的时间我要暂时抛弃一些东西。至少要上三本,可以的话上二本,或者好点的三本,想要做什么等高考以后再做。

虽然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上海又变得像水沟里面的渣渣一样,但是多说无益,我尽管比不上很多人,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挺棒的。

思来想去,重装以后的电脑我不装 Archlinux,不装 Ubuntu,就装一个 Win,不是因为真的对 Linux 桌面绝望,而是我要暂时停止写代码。

我记录一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在以后实现:

  • 写一个依靠捐献支持作者的小说网站
  • 写一个严谨的讨论社区,要说出论点,论据,可以反驳,质疑,可以投票
  • 学习数据结构以及算法以及设计模式
  • 学习 Rails 和 Ruby,学习 Node.js,学习函数式,学习SQL还有NoSQL,学习Go与Obj-C,Java 与 Android 应用开发。
  • 做很多开源项目
  • 学习 Unix 系统级编程,网络编程,多线程多进程编程
  • 完成一个编译器,完成一个基本的 Unix-like 系统
  • 按照兴趣去学数学和物理
  • 看哲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等等的书
  • 看很多很多书,网络小说,科幻奇幻,文学等等等等
  • 能看英文的书,学日语
  • 旅行,学照相
  • 能不怕生的和人交流,交朋友,最好能交女朋友
  • 让我的家人开心
  • 自己变得不那么2
  • 做一些牛逼的事情

小区革命

这篇文章主要是中二少年的阴谋论幻想没有任何依据。真人真事没有任何映射。

最近小区不安稳,电梯上公告栏什么的地方经常贴着大字报(其实字不大)控诉着物管的暴政,比如说帐目不明什么的。

业主开了业主大会,把原来的那个物管赶跑了。

然后最近小区很多公共设施遭到了破坏。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是不是那么废柴的物管,也不会被业主赶跑,和解啊收买领头的业主啊什么的安抚下业主应该不难。当然被赶跑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情,谈判破裂啊分脏不匀啊回过神来大势已经形成了啦什么的。

但只要智商正常的应该不会去干破坏公共设施这种没脑子的事情,砸两个门啦,砸个椅子啦,非但对自己没好处之后没准还要赔钱。物管的老大也应该是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的人了,总不会像一个小屁孩一样吧?况且新来的物管的保安眼睛不是瞎的耳朵也不是聋的,听见夜里有东西被砸的声音还会怕鬼不成?

然后我开始阴谋论了,如果设施不是被赶走的物管破坏的,那么谁破坏最有利?在这场革命中谁获得的利益最大?当然是新物管。

新物管现在管着这些东西,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破坏掉一如反掌,保安是他们的人,凌晨砸砸东西即使被业主听到了也总不会目击到吧。这样做自然能让旧物管陷入不能翻身的窘迫状态,也能让一些不关心这事情的业主同仇敌慨,如果做的漂亮一点,连修理的费用都不用掏,自有人陪。

况且那些业主也应该各有自己的事情,物管只要过得去应该也不会觉得自己被暴政了,但这几个月各种声讨多达十几篇几十篇。这种费神没有利益还会招人怨又不有趣的事情到底有多么蛋疼才会干?

逆推过去,我做个假设,新的物管觉得这个小区是个肥牛,给点好处给一些业主让他们来说点闲话带头搞搞革命,事成了自然有更多票子给,收集收集一些也算不上黑的黑材料打印出来贴在电梯之类的地方,一两个月以后就成执政党啦!

然后业主又回到往日的平静中,日子还得过。

树海

这篇文章是根据某篇小说的后记改编的wwwww 情节很不合理我也没查什么资料啦,一切都是自己的空想。

“最近缺钱啊~”我把这段话贴到QQ签名上面,不久一个看起来很萌的萝莉头像闪动起来。这人叫阿智,是一个喜欢萝莉的死肥宅,也算是在日本的国人里比较熟悉的一个。

“我找到一个活儿感觉不错”一打开窗口就看到这样一句话,我回了个问号。

“这个季节适合去青木原树海找尸体呢!找到一具就能拿很多钱呢,最近自杀的人越来越多了。”

“SB”我回复道。

继续阅读

不要哀求(以下略

goodjob

某位神秘人(语言和口气好熟悉啊但我真想不起来是谁)昨天对我说的这段出自《交响诗篇》的话。

我现在打算努力,也的确很高兴的看到自己在努力,可是心里还是很怕,很怕很怕,怕各种各样的事情。动力和勇气不是看一段《天元突破》的燃MAD就有的。

今天又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用手机登陆饭否的小号,一个没有任何人关注的小号。一个人说着自己多么寂寞啦差劲啊做了什么差劲的事情啊还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小纠结心态,回过头看好像是在无力的求救,所以想起这段话。

我想之所以我没在主号也没在所谓的树洞说这些东西,大概因为这些东西就是给我自己看的,这些求助求救的语句都是对自己说的,我需要的不是别人的鼓励和安慰而是(因为有点害羞就此处删掉一句话)。

不要哀求(因为不太好意思所以以下略)。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今天在饭否上看到有人说我没救了,我很生气,但我也知道怪不得别人,回来一看这位同学在我文章下面留了言,所以我更没有资格生气了,毕竟任何人看到上一篇文章都会觉得我没救了吧。

很高兴发出那一篇文章以后我的状态正越来越好,我怕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以为自己白费力气浪费时间,顺便给自己留个存档,写了这一篇文章。

这些事情说到底是一种惯性,当你开始做了就会发现越来越轻松,相比做之前的挣扎其实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不会证明什么,但是我会努力keep/kept/kept!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我感觉挺好的,老子今次就是要逆天口牙!

EOF

写在我17岁之前

今天早晨我妈很有朝气的去爬山了,但是学校让学生每周六补课,所以她把我的手机设置了闹钟放在我的身旁。

早上被吵起来起来有起床气,而且自己的房间被别人(哪怕是妈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侵入,有一种自己的领域被侵犯的难受感觉。再来我夜晚的伙伴,瞒着妈妈的itouch正躺在我的身旁。其次我做的梦是很多以前的回忆和奇妙的冒险串联在一块的难得的好梦,梦醒了,虽然知道梦总会不三不四的结束,但真的很希望自己像梦里一样……最后,我似乎感染上自己妈妈那生气起来把最近的气串联起来的坏习惯了,不由得在老妈出门后在床上哀嚎了两声。

我一个鲤鱼打挺,我说谎了,其实斗争了一下慢吞吞的起床,扑向厨房,厨房里是我家请的阿姨做的早饭,炒饭味道说实话不合我的口味,但吃的时候虽然不喜欢,吃完了却懒得指正,毕竟还可以下咽,而且具体说自己喜欢什么口味也太麻烦了。我吃着吃着想起郁闷的事情来,不禁悲从心来,又想到自己过几天就要17了,虽然偶数的生日不像奇数生日那样有“跨越了一个台阶的感觉”,但生日毕竟是生日,还是说点什么好。

我又想到这篇文章的标题,一开始想到的是《17岁的里程碑》但我不确定自己写下这篇文章之后会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改变;后来我觉得《17岁的Tag》也不错,因为最近在边用边学git,刚刚学会怎么用tag,但有觉得tag也有里程碑的含义,不如用“轻量tag”这是比较临时的tag,想想又太累赘了,于是我把这事情放在一边专心吃饭,几分钟以后我坐在电脑前看着wordpress的标题框,略一思索就填上了八个字,恩,就是上头那八个字,我也不重新打了,麻烦。 继续阅读

抱歉我又开了一个坑《1t1t系列之:真实》

大概是我在起点混了一年左右的时候,那时候我十一二岁,看到了这个作品,感觉非常棒。

去年又回顾了,还是那么的棒。于是今年打算做个AVG游戏。昨天刚刚给作者提出来就答应了,只不过版权给了别人,说只能以同人的方式。当然是同人的方式去做啦。

引擎

现有的NS,KRKR实在是不符合我的习惯,所以我打算再造一个轮子。现在有两个选择,PyGame或者用HTML5。

PyGame开发方便,舒适。HTML5的话要边开发边学很多东西,但做出来了的话绝对很Cool!感觉很有挑战性。

引擎绝对会开源的,我在犹豫要不要整个游戏都开源呢?

其他需要的东西

除了引擎,还需要画师,脚本等等等等,脚本虽然有了原作,但是还是需要改编一下,毕竟原作只是小说。

画师……立绘啊什么的先用涂鸦代替吧,不急不急。

背景就拍照,音乐………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Help!

如果你是有一技之长的大大,不要犹豫,赶快敲起键盘加入吧!

装完了系统感觉不对……

这是一个很OTL的事情。

给笔记本装Archlinux系统,现在这时代肯定是64位啦。

结果装上以后感觉不对,一看怎么是32位的,估计是以前的镜像,我把USB插回去重新写入镜像,文件名确认无误是x86_64,写入很慢啊。

写入好了,重新插上去启动liveUSB,这回我留了个心眼,输命令看了一下,怎么还是i686,难道提供的镜像有误?

我看了看电脑上的archlinux镜像,文件大小赫然是2Gb,和我的U盘一样大,这下豁然开朗了。

这件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那天U盘上是32位的镜像,我想要弄64位的系统,于是下了镜像准备写入,结果输dd命令的时候搞反了if和of,于是32位的镜像被写入到64位镜像里面了。

这件事很无聊啊,反正这个blog就是很无聊的。

EarthOL imagine v2

Logo 草稿

发布上一篇以后,我找到了游戏策划@Parrymia大大!然后他很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很多潜在的不合理的地方:

简单的说,就是这个系统向用户收取劳力,但没有固定的报酬。RPG式的成长要素,如果仅仅是炫耀价值和一些特权的话,恐怕很难让人为些腾出时间

其实麻烦的地方还是工作的和约以及仲裁机制,信用相对来说简单一些。

orz,真的好麻烦,看来以虚拟交易为基础的任务系统是行不通了,但是如果用普通现金交易的话,虽然做起来容易些,但不是我想要的样子,仅仅会变成国外类似网站的Copy。

毕竟这只是一个按照我兴趣弄出来的东西,又不是要商业化。但是如果按我设想的那样,你帮人家解决事情,奖励却是虚拟的东西,那绝对是没人用的,那就玩脱了。 继续阅读

地球OL的设想

今天我上课的时候肚子疼向上厕所,在厕所里我想到之前日本有人在Twitter上发了没纸巾的Tweet然后得到别人帮助的故事,突发奇想如果有一个互相帮助的App多好,如果你在厕所里没有纸,那么就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机,发布一条任务:“厕所,无纸,求救!”。然后你周围装了这个App的人就会弹出一条通知:“附近有紧急任务‘厕所,无纸,求救!’。”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就发了一条tweet,发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说

完成以后可以获得经验值。还可以有史诗任务,比如说【我被人围住了快点找人帮我收拾他们】,完成以后可以有称号:黑色拯救者

这时候我的想象展开了,有任务,有经验值,那么自然就有升级,有组队,甚至可以有工会,有职业……网游的系统完全可以搬到这个LBS应用上面。

我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兴奋,于是即将到来的寒假不出意外就有事情干了,成功与否说不看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对自己实在没有信心,努力过了就好。

现在这是我的初步设想:

地球OL

果然已经有了前辈了,类似的有TaskRabbitGigalocalzaarly,国内也有个微任务,但是RPG模式应该是第一次尝试,在我的设想中这个应用更注重娱乐,不一定要有物质报酬,比如说什么什么展会,或者环城骑行自行车之类的活动也能当作任务来发布。

Web随便说说

讨论与评论

绝大多数的网站从信息的类型来讲能抽象成两个方面,便是主要的内容和对内容的讨论(或是说评论),不同的网站类型(Blog,论坛,社交网络)中很重要的一点区别便是这两种类型的信息所占的比重和地位的不同。

Blog内容是绝对的主要位置的,用户的讨论则相对无关紧要,即使网站主为了让用户更好的互动而千方百计的进行调整——例如评论投票——也扰动不大,这的原因很简单,因为Blog就是让特定的人发表声音的平台,除了他们,其他人的声音自然无关紧要。

另外还有wiki,wiki的情况更极端,讨论可以说是不存在,讨论页的讨论不是对于条目本身的,而是针对如何更好的编辑,因为wiki的宗旨是中立和如工具一般使用。

论坛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帖子是内容为中心的,有些却仅仅是发起一个讨论,而从样式来看,大多数论坛主贴和跟贴的样式几乎完全一样,但是不算跑题的话讨论的大致方向是被控制在主贴的范围的,所以主贴的优势在于是能一开始被看到,被人放在主要的位置上,而且是话题的指定者,而下面的跟贴并不是所有人会一页一页翻看的。所以我认为在论坛中主贴与跟贴的重要。

Twitter/微博&Google+的方式是最近人们争论的焦点,说些题外话,在Google+出来之前有些人(似乎包括我?)正在批判国内微博的讨论结构并且认为twitter的方式更让人有好感,结果Google+出来了以后他们也觉得在google+上面的这种讨论方式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虽然Google+和微博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不排除有主观厌恶的成分在里面, 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人怎么也不能纯理性思考,科学家的主观期望都不知不觉干扰了实验结果呢!但是我觉得稍微找找自己厌恶的事物的优点也有利于更加全面的判断现实(好吧,包括TG,扯远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