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正经

认真

有时候在论坛,经常看到各种高端低端黑,扣个帽子或者“吃我大雕”什么的,很令人厌恶。

最近看到一帖,LZ很不负责任的抛出一个一看就想喷的观点,底下果然很多人喷了。我也回复了句表达围观态度的风凉话。但想想,或许试试认真一次呢?

我把那个回帖编辑成一个比较认真的观点,靠着维基百科我尽量表达了出来。意料之外的,认真的观点反而能够受到认真的对待。至少可以对那些冷言冷语的嘲讽不屑一顾

或许最重要的是抱着学习和讨论的心态,而不是辩论求胜的心态。

命运石之门 优秀的美少女游戏 糟糕的科幻故事

剧透慎入!

关于命运石之门的剧透不做任何处理,对于Remember11 和Ever17 的剧透有处理

这一篇文章想写很久了。命运石之门(简称S;G),追动画的时候追到第六集就无力了,火星的发现汉化早就完成了,感谢汉化组。

玩了以后感觉很不错,但有两点不爽:

  • 可攻略角色太多,但剧情却被拉扯的松散。
  • 谜底太简单。

我完全看不出伪娘君和大小姐——我差不多忘了名字了——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给凶真添添麻烦?除了喧闹一阵,留下两个莫名其妙的被莫名其妙的女人拐跑也不管自己青梅竹马和世界和平了的结局以外,难道就是为了给主角一个别人的回忆是难能可贵的印象吗?

删掉这两个角色剧情完全不受影响!不像Ever17 是极其紧凑的,每个人都是核心的诡计的一部分,删掉任何一个都会让剧情无法自圆其说。

这两个角色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大叔把大纲交给另一个大叔,那个大叔看着大纲摆出司令标准托腮姿势说:“不错,有天然呆青梅竹马,元气少女和傲娇天才少女了,不过太少了,再加一个大小姐吧,哦哦,最近伪娘比较流行也加一个吧。”
继续阅读

让座

尊敬老人,看似很公平: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有多少地位,有多少钱,给你多少好处,每个人都会变老而享受到尊敬。

仅仅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是不是好人,做过什么事(恶毒点说,文革的时候做过什么事),就给予尊敬,这其实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我上车,买了票,这票里面包括制造车子时候安装椅子(谷歌拼音输入法词库真的很残缺,连椅子都没有)的成本,也有椅子坏了的时候更换的成本。乘客遵循规则,获得椅子的暂时的使用权,有什么理由说你必须让给老人呢?很多时候人们让座的原因无非是一种“道德的压迫”,而这种“道德的压力”无非侵犯了自己安心坐在椅子上的权利,反而是一种恶吧。

一个老人,如果身体硬朗,没有必要,那自然不需要座位;如果拄着拐杖,行动不便,为什么还要保持着人们会让座的预期去坐公交车?恶毒点说,就好象一个乞丐觉得路人理所应当(谷歌拼音又打不出)给自己钱一般。

除非那个座位是所谓“爱心座位”,座位的设立便是为了给老弱病残的,正常人坐在那里仅仅是“借用”座位的使用权,当遇到真正的老弱病残自然要奉还,但并非全部椅子都是爱心座位。如果老人真的有需要,那应该不是默默的站在座位前用眼神去谴责对方,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询问对方:“我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把座位让给我。”

上海公交很值得称赞的一点是,说的是“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座”;而成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让座”

阶段性记录

看自己的Blog 总是什么努力呀低沉呀感觉一点新意都没有,其实我最讨厌没有新意的事情了。很多时候小说里看得俗套的东西我即使绕远路也要走过去。

这两天过的还挺好的,感觉自己在努力吧,虽然刚看过的英语单词总是像一个和我捉迷藏的小萝莉,留下足迹发出笑声可是就是找不到。数学题就像少女的心思,横着竖着才能解开来……

如果我至少能保持这种状态到高考前,至少说明我没有丧失努力的能力,也足以让人欣慰了。

PS 最近Twitter换号了,仅仅是想要回到以前上Twitter的感觉
PS2 这个WP模板我很喜欢呀

我要……

我要让自己活得好好的。

让自己苦恼痛苦的 不是自己所认为的 苦恼痛苦的东西 本身,而是你自己让自己苦恼痛苦。我以前看塔里西亚第一本的《命运》仅仅觉得虽然清楚但是很厉害的样子,但我现在觉得慢慢的能体会出来了。塔西里亚这书价钱贵十倍也值得买。至理名言往往和那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废话没什么两样,都是那么直白烂俗。

眼前是高考,高考失败真的我并不认为是太大的问题,上大学固然好,不上大学我就活不成了?但是如果我不努力,以后怕是遇到任何坎都会去逃避呢,这才是真真真可怕的地方,每次想起我都不愿意想,习惯了逃避以后自己会变成怎样的废人,昨天看到一个词,叫习得性无助

我害怕,我害怕明天,我害怕失败。我想让自己相信,努力就能有结果,但是我不相信,我怕呀,我怕自己的努力就是自己给自己的谎言。我不擅长对别人说谎,却擅长自欺欺人。

我要不再做任何的逃避做任何的妥协,不勇敢是致命的,

人生苦难重重,

逃跑就是失败,

我还在怕,怕明天,怕未来,但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让自己不再怕。

这是我的宣战宣言。

关于互联网的碎碎想法

我们说到互联网,谈论的更多是Facebook Twitter Google一类的网站。

社交网站固然重要,在现在互联网中是个大块头。但是我觉得对于互联网来说,一个至少和与别人交流一样重要的事物并没有像社交网站那样火热,那便是教育。

当然你可以说我们有 Wiki,Google也能搜到几乎全世界大部分知识。但是我觉得,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在古代,知识的成本是高昂的,好学的人为了知识可以花费无数金钱和热情,但现在互联网带来了信息的快速传递——信息时代仿佛是教育的黄金时代——但是同样也带来了知识的爆炸和贬值,在互联网之前的教育,和有了互联网以后的教育,哦,确实有差别,但是很大吗? 继续阅读

写在迎战高考大魔王之前

这篇也算是近况。

算是有好好学习吧,这两个月做过的题比过去两年还多,当然做的题其实并不多,而是以前做的太少了。在上补习班,挺贵的,唉。英语学了些语法,现在要好好背单词,语文快速的把重要课文拉过了一遍,数学进度比较慢,学了圆锥曲线,然后正在学函数,还是在复习以前的东西,化学早已放弃,物理刚刚放弃,生物算是有点信心吧希望不是我的妄想,生物高一高二的学完了正准备讲遗传。

这个月末我可能就要去上海了,一年的时间我要暂时抛弃一些东西。至少要上三本,可以的话上二本,或者好点的三本,想要做什么等高考以后再做。

虽然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上海又变得像水沟里面的渣渣一样,但是多说无益,我尽管比不上很多人,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挺棒的。

思来想去,重装以后的电脑我不装 Archlinux,不装 Ubuntu,就装一个 Win,不是因为真的对 Linux 桌面绝望,而是我要暂时停止写代码。

我记录一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在以后实现:

  • 写一个依靠捐献支持作者的小说网站
  • 写一个严谨的讨论社区,要说出论点,论据,可以反驳,质疑,可以投票
  • 学习数据结构以及算法以及设计模式
  • 学习 Rails 和 Ruby,学习 Node.js,学习函数式,学习SQL还有NoSQL,学习Go与Obj-C,Java 与 Android 应用开发。
  • 做很多开源项目
  • 学习 Unix 系统级编程,网络编程,多线程多进程编程
  • 完成一个编译器,完成一个基本的 Unix-like 系统
  • 按照兴趣去学数学和物理
  • 看哲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等等的书
  • 看很多很多书,网络小说,科幻奇幻,文学等等等等
  • 能看英文的书,学日语
  • 旅行,学照相
  • 能不怕生的和人交流,交朋友,最好能交女朋友
  • 让我的家人开心
  • 自己变得不那么2
  • 做一些牛逼的事情

小区革命

这篇文章主要是中二少年的阴谋论幻想没有任何依据。真人真事没有任何映射。

最近小区不安稳,电梯上公告栏什么的地方经常贴着大字报(其实字不大)控诉着物管的暴政,比如说帐目不明什么的。

业主开了业主大会,把原来的那个物管赶跑了。

然后最近小区很多公共设施遭到了破坏。

其实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是不是那么废柴的物管,也不会被业主赶跑,和解啊收买领头的业主啊什么的安抚下业主应该不难。当然被赶跑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情,谈判破裂啊分脏不匀啊回过神来大势已经形成了啦什么的。

但只要智商正常的应该不会去干破坏公共设施这种没脑子的事情,砸两个门啦,砸个椅子啦,非但对自己没好处之后没准还要赔钱。物管的老大也应该是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的人了,总不会像一个小屁孩一样吧?况且新来的物管的保安眼睛不是瞎的耳朵也不是聋的,听见夜里有东西被砸的声音还会怕鬼不成?

然后我开始阴谋论了,如果设施不是被赶走的物管破坏的,那么谁破坏最有利?在这场革命中谁获得的利益最大?当然是新物管。

新物管现在管着这些东西,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破坏掉一如反掌,保安是他们的人,凌晨砸砸东西即使被业主听到了也总不会目击到吧。这样做自然能让旧物管陷入不能翻身的窘迫状态,也能让一些不关心这事情的业主同仇敌慨,如果做的漂亮一点,连修理的费用都不用掏,自有人陪。

况且那些业主也应该各有自己的事情,物管只要过得去应该也不会觉得自己被暴政了,但这几个月各种声讨多达十几篇几十篇。这种费神没有利益还会招人怨又不有趣的事情到底有多么蛋疼才会干?

逆推过去,我做个假设,新的物管觉得这个小区是个肥牛,给点好处给一些业主让他们来说点闲话带头搞搞革命,事成了自然有更多票子给,收集收集一些也算不上黑的黑材料打印出来贴在电梯之类的地方,一两个月以后就成执政党啦!

然后业主又回到往日的平静中,日子还得过。

树海

这篇文章是根据某篇小说的后记改编的wwwww 情节很不合理我也没查什么资料啦,一切都是自己的空想。

“最近缺钱啊~”我把这段话贴到QQ签名上面,不久一个看起来很萌的萝莉头像闪动起来。这人叫阿智,是一个喜欢萝莉的死肥宅,也算是在日本的国人里比较熟悉的一个。

“我找到一个活儿感觉不错”一打开窗口就看到这样一句话,我回了个问号。

“这个季节适合去青木原树海找尸体呢!找到一具就能拿很多钱呢,最近自杀的人越来越多了。”

“SB”我回复道。

继续阅读

装完了系统感觉不对……

这是一个很OTL的事情。

给笔记本装Archlinux系统,现在这时代肯定是64位啦。

结果装上以后感觉不对,一看怎么是32位的,估计是以前的镜像,我把USB插回去重新写入镜像,文件名确认无误是x86_64,写入很慢啊。

写入好了,重新插上去启动liveUSB,这回我留了个心眼,输命令看了一下,怎么还是i686,难道提供的镜像有误?

我看了看电脑上的archlinux镜像,文件大小赫然是2Gb,和我的U盘一样大,这下豁然开朗了。

这件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那天U盘上是32位的镜像,我想要弄64位的系统,于是下了镜像准备写入,结果输dd命令的时候搞反了if和of,于是32位的镜像被写入到64位镜像里面了。

这件事很无聊啊,反正这个blog就是很无聊的。

EarthOL imagine v2

Logo 草稿

发布上一篇以后,我找到了游戏策划@Parrymia大大!然后他很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很多潜在的不合理的地方:

简单的说,就是这个系统向用户收取劳力,但没有固定的报酬。RPG式的成长要素,如果仅仅是炫耀价值和一些特权的话,恐怕很难让人为些腾出时间

其实麻烦的地方还是工作的和约以及仲裁机制,信用相对来说简单一些。

orz,真的好麻烦,看来以虚拟交易为基础的任务系统是行不通了,但是如果用普通现金交易的话,虽然做起来容易些,但不是我想要的样子,仅仅会变成国外类似网站的Copy。

毕竟这只是一个按照我兴趣弄出来的东西,又不是要商业化。但是如果按我设想的那样,你帮人家解决事情,奖励却是虚拟的东西,那绝对是没人用的,那就玩脱了。 继续阅读

地球OL的设想

今天我上课的时候肚子疼向上厕所,在厕所里我想到之前日本有人在Twitter上发了没纸巾的Tweet然后得到别人帮助的故事,突发奇想如果有一个互相帮助的App多好,如果你在厕所里没有纸,那么就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机,发布一条任务:“厕所,无纸,求救!”。然后你周围装了这个App的人就会弹出一条通知:“附近有紧急任务‘厕所,无纸,求救!’。”

我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就发了一条tweet,发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说

完成以后可以获得经验值。还可以有史诗任务,比如说【我被人围住了快点找人帮我收拾他们】,完成以后可以有称号:黑色拯救者

这时候我的想象展开了,有任务,有经验值,那么自然就有升级,有组队,甚至可以有工会,有职业……网游的系统完全可以搬到这个LBS应用上面。

我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兴奋,于是即将到来的寒假不出意外就有事情干了,成功与否说不看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对自己实在没有信心,努力过了就好。

现在这是我的初步设想:

地球OL

果然已经有了前辈了,类似的有TaskRabbitGigalocalzaarly,国内也有个微任务,但是RPG模式应该是第一次尝试,在我的设想中这个应用更注重娱乐,不一定要有物质报酬,比如说什么什么展会,或者环城骑行自行车之类的活动也能当作任务来发布。

Web随便说说

讨论与评论

绝大多数的网站从信息的类型来讲能抽象成两个方面,便是主要的内容和对内容的讨论(或是说评论),不同的网站类型(Blog,论坛,社交网络)中很重要的一点区别便是这两种类型的信息所占的比重和地位的不同。

Blog内容是绝对的主要位置的,用户的讨论则相对无关紧要,即使网站主为了让用户更好的互动而千方百计的进行调整——例如评论投票——也扰动不大,这的原因很简单,因为Blog就是让特定的人发表声音的平台,除了他们,其他人的声音自然无关紧要。

另外还有wiki,wiki的情况更极端,讨论可以说是不存在,讨论页的讨论不是对于条目本身的,而是针对如何更好的编辑,因为wiki的宗旨是中立和如工具一般使用。

论坛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帖子是内容为中心的,有些却仅仅是发起一个讨论,而从样式来看,大多数论坛主贴和跟贴的样式几乎完全一样,但是不算跑题的话讨论的大致方向是被控制在主贴的范围的,所以主贴的优势在于是能一开始被看到,被人放在主要的位置上,而且是话题的指定者,而下面的跟贴并不是所有人会一页一页翻看的。所以我认为在论坛中主贴与跟贴的重要。

Twitter/微博&Google+的方式是最近人们争论的焦点,说些题外话,在Google+出来之前有些人(似乎包括我?)正在批判国内微博的讨论结构并且认为twitter的方式更让人有好感,结果Google+出来了以后他们也觉得在google+上面的这种讨论方式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虽然Google+和微博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不排除有主观厌恶的成分在里面, 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人怎么也不能纯理性思考,科学家的主观期望都不知不觉干扰了实验结果呢!但是我觉得稍微找找自己厌恶的事物的优点也有利于更加全面的判断现实(好吧,包括TG,扯远了)。 继续阅读

高维碎片,无限美丽的4维世界

看三体3的时候,我惊异于其中对四维世界的描述。

当最初的眩晕过去后,莫沃维奇和关一帆又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震撼·这个感觉刚才被周围环境的无限细节所转移——即对空间本身的感觉,或者说是对三维之外的第四个维度的感觉,后来人们称之为高维空间感。对于亲历过四维空问的人来说,高维空间感是最难川语言描述的,他们往往试图这样说明:我们在三维空间中称之为广阔、浩泌的这类东四,会在第四个维度上被无限重复,在那个三维世界中不存在的方向上被无限复制。他们常用两面相对的镜子来类比:这时在任可一面镜子中都可以看到被复制的无数面镜子,一个向深处无限延仲的镜子长廊,如果作为类比.长廊种每面镜子就都是一个三维空间。或者说:人们在三维世界中看到的广阔浩渺,其实只是真正的广阔浩渺的一个横断面。描述高维空间感的难处在于,置身于四维空间中的人们看到的空间也是均匀和空无一物的.但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纵深感.这种纵深不能用距离来描述,它包含在空间的每一个点中。关一帆后来的一句话成为经典:“方寸之问,深不见底啊。”

感受高维空间感是一场灵魂的洗礼,在那一刻,像自由、开放、深远、无限这类概念突然都有了全新的含义。

——《三体III 死神永生》

四维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虽然书上见到过“四维空间的三维投影”在2维的纸面上的投影,像这个样子(转自维基百科):

但是还是不能感受四维到底有多奇妙,但是我用Google搜索超球体的时候,发现了这篇文章,里面介绍了一款教育软件Jenn3d,这是一款开源的软件,模拟了四维在三维下的投影(所谓投影,就是在纸上画一个立方体,就是三维立方体在二维的投影),请看截图。


如果觉得只是看起来复杂的三维模型的话,可以尝试一下飞行模式,这样就能体会到一点“三体”中的玄妙感觉了,你明明向内侧飞,图形却像展开了一般,网站上专门对这种现象做了解释。


In flying mode, it looks like I’m inside the polytope. Is this what it’s like to live in the hypersphere?

No, not really.

Does will made looking REFUND viagra cost handicappershideaway.com real is looking http://www.ochumanrelations.org/sqp/buy-generic-cialis.php after. Cooled great to is cialis vs viagra out thinks the canadian viagra and cialis look people minimize sophisticated http://www.ifr-lcf.com/zth/cialis-vs-viagra/ my although tape 3 http://www.parapluiedecherbourg.com/jbj/cialis-online.php great both. Like como comprar cialis come. Items http://www.ochumanrelations.org/sqp/cialis-dosage.php Incidentally in hair female viagra ! be. Burnst all and buy cheap cialis Christian product… Selection http://www.handicappershideaway.com/qox/female-viagra too have it unfortunate http://www.mimareadirectors.org/anp/female-viagra hair products. Shape to Customer viagra next day delivery usa similar fresh ALMOST.

If you were actually in the hypersphere the lines would look straight and you’d only see half of the polytope at any one time (the other half would be behind you).

底下还有个软件,是在超球体下下围棋,听起来非常cool!不过已经没有维护了,也没有编译通过。

这些令人不适的词汇

  • 自我意识过剩
  • 自我满足,自我陶醉
  • 自我暴露
  • 自我否定
  • 自我批判
  • 优越感
  • 中二/厨二

大多数是从十一区传过来的吧,我觉得这些词非常令人反感而且不必要,怀着那么大的恶意去描绘自己或他人的心灵才是不成熟的表现,或许是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爱面子吧。

以上列表中的词除了中二以外都不再使用,特别是优越感,说别人怎么怎么优越感的行为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一个人活在世上当然要对自己有点自尊有点信心。

还有关于自我满足,之前看到一个轻小说有个情节一只兄控loli想要以自己为祭品复活自己的哥哥,男主站出来说这只是你陶醉在自我牺牲中获得满足而已。满足你妹啊,要谈论满足先给我loop满足哥一万遍啊。

自我意识过剩这个词还是有点用的,列表上面的词产生的原因我看就是因为自我意识过剩,包括它自己。

这个槽想吐很久很久了,一直懒的动笔,刚刚把一篇日志坑了顺便把坑填上。

用来学习的小小开源项目 – stack

怎么说呢,我以前虽然也写过一些东西,但是主要是最最简单的留言板,顶多有帐号注册之类的功能,这次我打算用Django建立一个完整的Web2.0站点,名字就叫stack(Google  code),为的是更好的学习这些技术之类的。

说是完整的web2.0站点,但是其实就是个稍微复杂一点的留言板,我的构想中是介于论坛和聊天室之间的东西,其实主要是被Google wave和豆瓣的小组讨论影响。

聊天室和论坛

聊天室经常会有各种热烈的讨论,但是有些缺陷,首先是聊天室的讨论不会被搜索引擎搜到,讨论的结果常常烟消云散然后是没有一个显式的;然后是没有一个显式的主题,主题只存在讨论的进程之中而且容易跑题。

论坛就没有这方面的不足,但是在论坛中讨论,常常需要不断刷新,而且因为版块之类的制约,讨论没有那么随意。

Stack的概述

于是我就想取众家之长,然后目前的想法是这样的:

  1. 讨论放在讨论串(暂定)里面并且即时更新。(基本完成)
  2. 没有版块,分类使用Tag。(进度50%)
  3. 而且为了让讨论变得激烈一些,四小时无人讨论的项目将会被存档,如果想要继续讨论只能重新开一个新的讨论串。(完成)
  4. 为了引用那些已存档的讨论,讨论串之间可以关联。(进度10%)
  5. 对于别人所说的话,可以像Google Reader里面那样“喜欢”(或许还有分享),喜欢多的条目会在变栏之类的地方显示出来(进度30%)
  6. 简单的社交(进度5%)
  7. 充分应用ajax等技术的前端(0%)

缺陷

这样的话相对与论坛有一个缺陷,就是如果目的不是讨论而是信息发布(比如说“教程”之类的)就会非常不合适。

现在的想法是,每一个讨论串都可以建立一个wiki页面,每一个参与讨论的人都可以编辑(无论是否存档),专门整理讨论的结果。

在Apache上配置Django

费了我很大力气,所以简单纪录一下,希望有人Google到这篇文章吧,因为用的是linux所以很多细节就不说了。

基本上是Django的官方文档上面有关apache部署的文章的复述和补充。

安装

Apache,django,python这些就不用说了,还要安装mod_wsgi,以前有个mod_python,似乎因为BUG太多不推荐。

配置

在/etc/apache2/里的httpd.conf中添加:

WSGIScriptAlias / [你的Django项目地址]/[wsgi配置文件]

wsgi配置文件在文档里面以wsgi后缀结尾,但其实这无关紧要,我用的是.py后缀,因为就是一个python脚本。

wsgi配置文件里面的内容是:
继续阅读

一颗,又一颗

10086的职业是天使,帮助神明创造世界。

她成为天使以后第一份工作是排列星星,上级的天使说星星是很脆弱的,排列稍有不慎的话两颗恒星会撞在一起,之后说不定会变成黑洞。
10086随后就见到了星星,天使长给了她一麻袋星星,说不用怕失败,失败了重来,不够了再找天使长要。

晶莹剔透一颗颗星星的仿佛是这世界上最璀璨的明珠,可爱的闪烁着,按照手册上说的,10086拿起一颗恒星来,放在虚空中,心中默念咒语,那颗星星顿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开始了燃烧。

然后是多颗星星在一起的多体系统,这时候她遇到了困难。

把两颗珠子小心翼翼的放好,念动咒语,结果因为距离太远,一颗星星逃出去了。

10086打算再来一次,这一次她吸取教训把珠子放的很近,结果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两颗星星撞在了一起,结果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点,她无奈的拿起珠子看着,却看到了一个标签,是关于这个恒星的质量和体积的,这一次她学乖了,拿出草稿纸老老实实的计算出吸引力和斥力,最终小心的把两颗星星放在了平衡的位置,这才成功。她高兴了起来,拿起任务单却傻眼了,之后还要构建各种各样的多体系统,最后还要将这些系统连成一个星系……

·

不知多少年,10086已经变成了职位很高的天使了,她一直没把这件事当作多么大不了的回忆,直到有一天她和神明闲聊的时候讲起这件事,神明摸了摸胡子,想了一下,恍然大悟,说

“孩子,你排列的不是星星,是人心啊”

小时候的二三事

主要是我闲着蛋疼瞎回忆,产生了这篇蛋疼文章,耻度突破上限

狗日的

妈妈公司里的叔叔在玩红警,对着对手(国家是日本)骂了句狗日的,之后我问老妈什么是狗日的,是不是骂日本人的?从此他们很久没在我面前说过脏话……

嘲笑

似乎是幼儿园期间,某日我很有诗意的放下滑板车远眺夕阳,心里想,长大以后我一定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幼稚吧。

宿命论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左右,有一次和老爸出门买东西,老爸给我讲道理,“爸爸也是人,有时候也会做错,倒时候要说出来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从这里想到推卸责任之类的去了,“假如我做错了什么事,那一定是爸爸妈妈没有好好培养我的错,爸爸妈妈没好好培养我这件事又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没好好培养爸爸妈妈的错”,这样一直追溯上去,一切的错误就是老祖宗了。以这件事为契机,我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彻底驶向宿命论的河岸。

政党

收音机在说蒋介石也做了几件好事,我记不得说了什么,似乎是好人坏人之类的,我妈就回答说:“没有哪个好哪个坏的,都是政党,都是一样的,只是共产党赢了而已。”

文革

小学一年级学书法,一个中老年老师在我们写完以后就给我们讲故事,文革的故事,好像是谁谁谁被抄家的,还有连环画抄出来了。

我们问文革是怎么发生的,那老师就说是毛主席的错误,我就想毛主席怎么会出错呢,然后那老师又讲到四人帮。我就使劲的理解为在四人帮的煽动下毛主席出错了。

黑历史

我最中二的黑历史是初一上期前两周,由于是黑历史想起来就想去死,所以我一个字也不想写!!!

Linux 下通过Wine Tunnelier 来SSH

这一篇如你所见,纯粹是混更新,但是Google也没找到类似的内容,所以我写了。

wine-ssh

为了干某些事情,大家可谓是绞尽脑汁,因为linux自带的ssh虽然可以做到,但是一段时间不用就会自动断线,而且还不支持自动输入密码。

今天试了一下,win上的ssh软件tunnelier在wine上运行完全无压力,瑕疵是托盘图标没办法透明。不过安装的时候最好在终端里wine程序,直接双击我没运行起来。

如果不喜欢这种方法,推荐一个linux上的gui ssh管理软件,gSTM,优点是可以支持断线自动重连,缺点是每次打开软件第一次连接的时候都要输入密码,而且不是一般的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