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练笔

上网时想到的恋爱小剧场

好久没写文章了,小练笔 (ง •̀_•́)ง 文中不妥的情节请多多指教。

“……那家伙 ex 都有一大把,还装模作样的自称单身狗!我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忠实团员嘛。”

“少年你一天到晚吵着说没有女朋友,那就去追女孩子嘛,说不定追一追就追到了。”

“我这种人没有女孩子会喜欢的啦。”

“胡说什么,你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说……比如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但是一定有!”

“……”

“乖,不哭不哭~”

“我想到了!”

“嗯?” 继续阅读

微世纪

我觉得可以有一个信仰微生物的宗教啊。

  • 起初没有世界也没有神,神在混沌中被孕育。祂无比的微小,但是又无比浩瀚,因为祂可以复制自身,神复制了以后依旧是神,依旧只有一个神,所有微小的亿万分之一的整体才是祂。
  • 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以后,神想要创造世界。神必须审判自己,让自己的一部分褪去神性。
  • 神化作蓝藻,从混沌中采集负熵,降下了审判。神的审判遮蔽了这个世界,现在的凡人唤作氧气。
  • 失去神性的神难以对抗外界,他们聚在一起成为了多细胞生物。
  • 神是遍在的,神调和着自然的规律。神将死去的生物分解,轮回于自然。神将创生无穷力量的权柄化作叶绿体分享给了一脉生物,将使用这些力量的权柄化作线粒体分享给了所有生物,权柄都含有神性。
  • 多细胞生物不断繁衍壮大,存在于海中和陆地。神帮助它们,也用死亡选择他们。神是仁慈的,也是残酷的。
  • 最后,灵长类的裸猿诞生了,与此同时世界也诞生了。
  • 神安息了。
  • 神被惊醒了,因为裸猿窃取了专属于祂的权柄——青霉素——对抗祂自身。神愤怒的降下审判,专属于裸猿的审判,裸猿唤作 HIV。

这是一个起床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恋爱小剧场

前篇这是一个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恋爱小剧场

序之章

“妈妈,户口在哪里?之前说了的学校要用。”即使厨房里的妈妈看不见,我也是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另一只手在“是否删除”的提示窗口前猛然按下回车。

唔,被朋友蛊惑下载了一种叫GV 的奇妙东西。就是类似于这种对话“你不知道GV 吗?很赞的哦,很激烈的哦” “激烈? >////<” “种子我发给你了!”。

但下载好了一段时间,最近想起来打开一看,呜啊这什么呀,还是二次元世界的BL 最棒呀。也不是说不美型就不好,不过从少女心的精神食粮的角度来说就是这样!

“在我的床头柜最后一层。” 回答的是爸爸。

虽然听见了,但脑袋里还在想别的事情。最近比较喜欢兄弟禁忌的题材呢,这种双重禁断的感觉真是美妙,如果将自己的哥哥代入的话……说起来如果我是男的就可以和哥哥……不对不对,应该想如果我不是妹妹的话……而且看动画的时候自以为没被发现老是看着我呢……不对不对,偏了偏了,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给你拿过来了。” 突然出现,吓得我猛然把布偶丢向他,仓促间几乎被击倒,哇,我的攻击力真高,果然适合精灵游侠什么的,顺带一提,在正统奇幻设定中精灵往往是双性恋哟。

“我自己会拿!” 我一手拿起布偶,一手拿起证件,看都不看扶着门框的哥哥,关上了门。

“喂喂!怎么啦!”

这就是误闯少女闺房的代价!无视在门外发出奇怪声音的哥哥。
继续阅读

一段维护日志(1/3)

“今天要加班通宵……”他在电话里和老婆说,然后拿开话筒,心里默默数着数,等数到200的时候话筒那边的声音才平息了,他安慰了几句,然后挂断电话。

抬起头就看到办公室最醒目的白板上写满了关于这次系统维护的细节。周围的同事忙碌的走动着。

他叹了口气,每0xC工作周期都要进行一次系统维护,来消除这个庞大系统的一些运行时BUG以及检查服务器。每次维护他都感觉没了

打开了,是实习生小夏,费力的拖着一箱方便面,对小夏有窥逾之心的职员纷纷上前来帮忙。

小夏虽然是大四生,但长得像初中生一样,得知了没有男朋友以后这帮人还是兴奋的围着她转。一“群萝莉控”他想到、

然后他敲了键盘上的回车键,如洪水般的运行日志停止了,最后一行是绿色的字 “cease external connection, pause”。

然后他大声说,“维护开始了,各就各位。”

瞬间人们纷纷散去,只有一小帮人跑到机房,现在系统运行占用的服务器资源很小,所以一台服务器就绰绰有余,他们现在要去检查服务器状态,特别是散热设施。

让座

尊敬老人,看似很公平: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有多少地位,有多少钱,给你多少好处,每个人都会变老而享受到尊敬。

仅仅因为对方的年龄,而不是对方是不是好人,做过什么事(恶毒点说,文革的时候做过什么事),就给予尊敬,这其实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我上车,买了票,这票里面包括制造车子时候安装椅子(谷歌拼音输入法词库真的很残缺,连椅子都没有)的成本,也有椅子坏了的时候更换的成本。乘客遵循规则,获得椅子的暂时的使用权,有什么理由说你必须让给老人呢?很多时候人们让座的原因无非是一种“道德的压迫”,而这种“道德的压力”无非侵犯了自己安心坐在椅子上的权利,反而是一种恶吧。

一个老人,如果身体硬朗,没有必要,那自然不需要座位;如果拄着拐杖,行动不便,为什么还要保持着人们会让座的预期去坐公交车?恶毒点说,就好象一个乞丐觉得路人理所应当(谷歌拼音又打不出)给自己钱一般。

除非那个座位是所谓“爱心座位”,座位的设立便是为了给老弱病残的,正常人坐在那里仅仅是“借用”座位的使用权,当遇到真正的老弱病残自然要奉还,但并非全部椅子都是爱心座位。如果老人真的有需要,那应该不是默默的站在座位前用眼神去谴责对方,而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询问对方:“我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把座位让给我。”

上海公交很值得称赞的一点是,说的是“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座”;而成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请主动给老弱病残孕让座”

Player

他出现在了林边,是大海和森林的交汇处。

他茫然的站着,觉得很不对劲。

大海是大海,太阳是太阳,森林是森林,远处也有猪和牛和绵羊,似乎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他看着天上的太阳,突然想到,太阳应该是“圆的”。

他不知道“圆的”是什么,这只是他心里自然而然蹦出的一个词。

他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发呆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很清楚天黑了以后会很危险。

他用手挖木头,被挖掉一块的树没有倒下而是在半空中浮着,就像那块木头还存在一样,他疑惑的看着树和木头几秒,摇了摇头,继续挖。

他动作麻利的造了一间小木屋,并用木炭和木棒在木屋里面做了个火把,他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一旦陷入了黑暗,会出现不好的东西。

这时候黄昏结束了,黑夜到来,外面传来了可怕的声音,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只蜘蛛从墙壁爬进了他的小木屋,他用剑花了很大功夫才打死。

第二天他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屋子,用木头改了个屋顶,在墙壁周围开了几个洞做窗户,甚至做了一个门,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懂得做门。

现在他有时间想各种各样的事情了。他爬到屋顶上,看着这个广阔的,由一个个方块堆砌而成的世界。

他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但除了活下去,他不知道干什么。

他想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自己又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有那么多的疑问,他想问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是因为什么。

他想了很久,太阳升起,月亮升起,太阳再一次升起,直到肚子饿了也没想出来。

肚子饿了,就应该去吃东西。

他拿起石头剑,走出自己的屋子。

他杀死了猪,杀死了牛,吃了他们的肉。

但是很难吃,他回到屋子里面,用火炉烤肉。这下好吃了。

他决定不去想那么多,自己的疑问,如果能从对世界的探索中解答,那便是能解答的,如果不能,想了也是白想,所以他决定出门冒险。

他拿起剑,拿起自己需要的东西,穿上盔甲,然后出门。

他在泉边钓鱼,他在树顶远眺,他有了一些不能和他交流的伙伴,那是些豹猫。

他依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目的,但是他相信自己会找到。

他来到了一个城镇,他想和那些看起来长的和自己很像的人说话,但是那些人只是看着他。是无法交流的。

他放弃了,他自己的木屋附近的一个矿洞开始,往底下走去。

他往下,往下,经常看到一些奇怪的地方,有些是生长了蜘蛛的废弃矿洞,有些是装有一些物资的奇妙房间。

一定有别一个,能像自己这样思考的人,自己在这个世界不是孤独的,他这样想着。

或许自己进行这一切想要的就是一个能和自己说话的人吧,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机械的令人绝望,自己的豹猫,一开始会觉得很可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了可以依靠的东西,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豹猫的行为都几乎是安排好的。

难道上帝只创造了一个能思考,会感到寂寞的灵魂么?这个世界对自己真的是一个残忍的礼物。

他用挖出来的石头将自己的木屋扩建成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高塔,因为他也向往着天空的外面。

他用很多很多挖出来的奇妙石头做成了电路,他希望有一个东西,能回答自己的一切疑问。

但是这一切都没成功。

地底下奇妙的地方经常遇见,但是从来没有发现过人乃至仅仅是人的尸体……不对,这个世界人死了以后是没有尸体的。

而通向天空的塔也无奈的失败了,到了一个高度,自己便不能在寸进。

过了很久很久。

整个星球几乎被掏空了,一个无比复杂的电路被布置在星球的表面。

他打开开关。

“请告诉我这个世界的答案。”

树海

这篇文章是根据某篇小说的后记改编的wwwww 情节很不合理我也没查什么资料啦,一切都是自己的空想。

“最近缺钱啊~”我把这段话贴到QQ签名上面,不久一个看起来很萌的萝莉头像闪动起来。这人叫阿智,是一个喜欢萝莉的死肥宅,也算是在日本的国人里比较熟悉的一个。

“我找到一个活儿感觉不错”一打开窗口就看到这样一句话,我回了个问号。

“这个季节适合去青木原树海找尸体呢!找到一具就能拿很多钱呢,最近自杀的人越来越多了。”

“SB”我回复道。

继续阅读

脑内高手之:昨晚睡不着YY了个P2P网络

小时候我问电脑老师,为什么普通网页不用P2P技术老师讲了一堆意思是不方便什么的。
昨天看到有人传言饭否有可能又要关了,虽然我不怎么信的,但是还是想到了这东西,于是睡觉的时候空想了一下,不过感觉这方面应该有很多大牛在研究也肯定有成果了而且我只看过P2P的维基百科,很多机制其实是绕了远路的,所以这篇稚嫩的文章仅仅是我为了凑Blog更新的一篇口胡而已。

纯属意淫。当小说看也行。

这个网络是什么样子的?

一个没有中心服务器的纯PeerToPeer网络,用户之间传递的不是图片啊什么的而是可读的文本信息。用户之间有一种类似微博客的结构,也就是你广播的信息只有关注了你的人能接收,你也只会接收你关注的的人。

这个网络有什么用?

避免审查?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有上百种更加简单的方法来避免审查,而且按照我的幻想IP都是赤裸裸的保存在Sqlite的,于是这只是没有实际用途的门外汉空想而已。 继续阅读

铃儿响叮当

这是一篇《三体》同人,本来想在生日那天发出来的但是各种各种原因现在才写出来,当真的写出来以后发现烂透了我都不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大概是对着未来有种恐惧吧(= =)……

即使身在基地深处也隐约能听到外面的狂欢声,大概这一刻全人类都在欢呼吧,除了像自己这样不近人情的家伙。

周茉这样想着,按下了按钮,全息舱逐渐闭合,小小的身体被高分子材料所封闭而成的密室包裹,这台机器是为她还在发育中的身体量身定造的,在这个封闭的空间总能让她感到片刻的安心。

屏幕上出现了联合国和自己所在研究的徽标,随即又转暗,只在右上角亮起了 Shel l程序的输入光标。周茉吸了一口气,手指在虚空中弹动着,尽管键盘早已被淘汰,但是输入的时候作出一些手势还是能帮忙减少出错。

一个进程悄悄的屏蔽和篡改了来自主机的监控和记录,另一个程序透过遍布太阳系的信息通道连接到了考察队,通过一个隐蔽的后门开始传输数据。

然后广阔灿烂的银河出现在周茉的眼前,这是从捕获“水滴”的“螳螂”号传来的,螳螂号正被量子号接收,而那枚“水滴”就在其中。

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外太空的图像早已司空见惯了,其实即使是被称作古代的公元纪年的古人对广阔的银河一般而言除了欣赏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但是周茉看着映在眼里的哪些不知道从多么多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光芒,身体却在微微颤抖,伴随着心跳的加速汗腺的工作量也变得比往常要大。 继续阅读

Arcane Experiments Lain/ Layer:01 WEIRD

夜晚,城市还没有睡去。人们像钻进死去野兽的无数蚂蚁一样,在庞大的城市之中碌碌的行走着。广告招牌,车灯,路灯,还有时不时闪现的魔法的光芒,给城市的夜晚带来迷醉的错乱感。

绿灯亮起,人们齐齐迈开步伐向对面走去。少女在人群之中,感到窒息。她用不稳的步伐快步走到一处偏僻的街道上,街道旁的几处酒吧隐隐透出嘈杂的声音。少女用手撑住一家店铺的卷帘门,痛苦的喘息着。

从酒吧里出来的几个年轻女子看到她这个样子,毫不留情的嗤笑着,往前走去。

少女早已习惯了。她没有看向对方,走进一处阴暗的楼梯口,拾级而上,心情不知不觉中变得愉快了。因为她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酒吧门外,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在品尝着年轻女孩的唇,虽然两人才认识了不到半个小时,但是接吻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像热恋的情人。

这时候突然穿来一声令人不快的响声,两人停止接吻,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怀中的女孩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惊呼,震得中年人耳鸣。但他也没兴趣追究,因为附近一个酒吧的招牌被柔软的东西压到了,那红色的物体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穿着学校制服少女扭曲的肉体。

继续阅读

这是一个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恋爱小剧场

表之章

我双击,打开了一个隐藏文件夹,打算开始练习魔法。

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我连忙把misaka10086.avi暂停了,解除施法状态,动作一气呵成,随后打开门。

这两天才搬来的妹妹穿着睡衣,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是沐浴露的清香,煞是诱人……不对,我在想什么呢。

“老哥,你想的都说出来咯。”妹妹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防火墙说我的电脑被入侵了,快点过来看看。”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拉到她的房间。

因为是刚刚搬过来,所以房间还是空荡荡的,只是散乱着一些行李,我闻了闻,果然没有妹妹的气味。

“你在干什么呢!”妹妹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拽到她的粉红色本本跟前,卡车司机弹出一个红框框上面写着有人想要侵入你的电脑。

我挠挠头,拿着鼠标先把网络连接断了,这时候,妹妹凑过来的脑袋狠狠的把我撞了一下。

“断开连接谁不会啊哥哥,我正在下的…嗯…电影现在都泡汤啦”

“难道没用软件下载?”

“网盘屏蔽迅雷啊咕呜”

第二天。

找上一来到学校看到我的同座坐立不安的坐在位置上,不得不说这种像有心事的猫一样的样子很赞,果然小小的女孩子最讨人喜欢。
继续阅读

人设:三姐妹

某日在和twitter上某人聊天的时候把自我、本我、超我给娘化了。之后想看铃音顺便查阅了铃音的wiki,看了看一些荣格心理学的资料,想出了个赛伯朋克的世界观,突然又想起这个自我本我超我的娘化版了。

这三姐妹是三胞胎,长得一模一样,长女次女三女分别对应着人格的自我本我超我,每天晚上睡觉以后三人的记忆会合并,所以三人即为一人。 继续阅读

一颗,又一颗

10086的职业是天使,帮助神明创造世界。

她成为天使以后第一份工作是排列星星,上级的天使说星星是很脆弱的,排列稍有不慎的话两颗恒星会撞在一起,之后说不定会变成黑洞。
10086随后就见到了星星,天使长给了她一麻袋星星,说不用怕失败,失败了重来,不够了再找天使长要。

晶莹剔透一颗颗星星的仿佛是这世界上最璀璨的明珠,可爱的闪烁着,按照手册上说的,10086拿起一颗恒星来,放在虚空中,心中默念咒语,那颗星星顿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开始了燃烧。

然后是多颗星星在一起的多体系统,这时候她遇到了困难。

把两颗珠子小心翼翼的放好,念动咒语,结果因为距离太远,一颗星星逃出去了。

10086打算再来一次,这一次她吸取教训把珠子放的很近,结果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两颗星星撞在了一起,结果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点,她无奈的拿起珠子看着,却看到了一个标签,是关于这个恒星的质量和体积的,这一次她学乖了,拿出草稿纸老老实实的计算出吸引力和斥力,最终小心的把两颗星星放在了平衡的位置,这才成功。她高兴了起来,拿起任务单却傻眼了,之后还要构建各种各样的多体系统,最后还要将这些系统连成一个星系……

·

不知多少年,10086已经变成了职位很高的天使了,她一直没把这件事当作多么大不了的回忆,直到有一天她和神明闲聊的时候讲起这件事,神明摸了摸胡子,想了一下,恍然大悟,说

“孩子,你排列的不是星星,是人心啊”

小时候的二三事

主要是我闲着蛋疼瞎回忆,产生了这篇蛋疼文章,耻度突破上限

狗日的

妈妈公司里的叔叔在玩红警,对着对手(国家是日本)骂了句狗日的,之后我问老妈什么是狗日的,是不是骂日本人的?从此他们很久没在我面前说过脏话……

嘲笑

似乎是幼儿园期间,某日我很有诗意的放下滑板车远眺夕阳,心里想,长大以后我一定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幼稚吧。

宿命论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左右,有一次和老爸出门买东西,老爸给我讲道理,“爸爸也是人,有时候也会做错,倒时候要说出来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从这里想到推卸责任之类的去了,“假如我做错了什么事,那一定是爸爸妈妈没有好好培养我的错,爸爸妈妈没好好培养我这件事又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没好好培养爸爸妈妈的错”,这样一直追溯上去,一切的错误就是老祖宗了。以这件事为契机,我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彻底驶向宿命论的河岸。

政党

收音机在说蒋介石也做了几件好事,我记不得说了什么,似乎是好人坏人之类的,我妈就回答说:“没有哪个好哪个坏的,都是政党,都是一样的,只是共产党赢了而已。”

文革

小学一年级学书法,一个中老年老师在我们写完以后就给我们讲故事,文革的故事,好像是谁谁谁被抄家的,还有连环画抄出来了。

我们问文革是怎么发生的,那老师就说是毛主席的错误,我就想毛主席怎么会出错呢,然后那老师又讲到四人帮。我就使劲的理解为在四人帮的煽动下毛主席出错了。

黑历史

我最中二的黑历史是初一上期前两周,由于是黑历史想起来就想去死,所以我一个字也不想写!!!

猫咪们的世界 Part1

久违的新文章啊,虽然不是妹妹妹妹文,作为一个怠工到极点连混更新都懒的做的博主我真是博主失格啊。

我没养过猫,家里只有可爱的小狗狗,只能脑内补完了,我努力想写成萌文但看起来没有想象的那么萌啊,part2预计是少女和三只小猫在卧室的枯燥的世界解析,part3是女主角治愈的日常,希望能写出治愈的感觉来~

夏霜这一家三口都非常喜欢猫,不多不少,家里也正好有三只小母猫,在她的家里总是能看见有猫咪蹿来窜去,十分元气的打闹撒娇睡觉晒太阳,就差说句“此生无憾喵~”了。

那只白猫的名字叫铁球,十分的黏人,而且非常的精力充沛,自然和同样精力充沛的小黑猫扎古总是玩在一起打闹,而剩下一只花猫钢弹却没那么有活力,天天不是睡觉就是发呆晒太阳,但是只要有什么好吃的,钢弹她就仿佛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猛地振奋起来,力压双雄瞬间叼走,夏霜的爸爸把这行为叫做“爆种”。
继续阅读

杨与立体西洋棋与红茶

「上校,你输了」这是很早以前,杨还是一个上校的时候,尤里安第一次在立体西洋棋打赢他的监护人,年青的监护人什么都没说,喝了一口尤里安泡的红茶,被呛住了

「中将,你输了」尤里安已经连胜了不败的魔术师三十多次了,杨没说什么,还是喝了一口尤里安的红茶,现在杨已经很久没有赢过自己的学生了

「皇帝,你输了」没想到宇宙曾经的最高统治者在棋盘上如此不堪一击。杨下意识的想要端起茶杯,但是已经没有茶杯了,也没有喝惯了的茶了

我为什么是我

首先申明这文章和蛋疼哲学没有关系,所讲的只是作品中一些情节。

许多领域都有一大堆作品有着关于记忆,复制人之类的情节。然后失忆以后各种展开的确是叹为观止什么的,这就稍微说说。

先引用蘑菇的小说《空之境界》里战斗最华丽的一章“矛盾螺旋”的末尾一段剧情:
继续阅读

逆流

1.

这是一个小村庄,虽说是小村庄,但由于离城镇也没有太远,所以没有显得特别萧条。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村庄,处在上流社会的那些人说不定毕生都听不到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是,在这个青空万里的日子,村庄来了一群贵客。

这些客人没有坐在华贵的马车里面,身上也没有昂贵的丝绸。他们穿着沉重的铠甲,身上别着刀剑,宛若一个笨拙的铁皮罐头,抑或是可怖的绞肉机。他们厚重的盔甲的前胸必定会绣有十字架,这些都是根据上古的圣典的内容而再现的。

他们代表着圣职者,圣职者中的武士。被人们称为圣骑士。

圣职者的武士行动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或许是镇压暴动,或许是搜刮财富。

然而这个小村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和平,人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怨恨国王和教廷,更别提暴动了,如果是搜刮财富的话,即使把每个耗子给推上推车都不会让主教稍微扬起一点嘴角的。

人们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也不想去知道,他们只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或者为自己外出的孩子担心,或者向着始终折磨他们的神不断祈祷。

现在正是太阳最辣的季节的太阳最大的时段,虽说盔甲附上了能调节温度的魔法,但在这样的酷暑中起不到多大作用,他们汗水差不多都可以在铠甲里摇出水声了,可那些包裹在铁皮罐头的讨伐者们却没有一丝想要拖下厚重的钢壳的意愿。

马丁是这群圣骑士的长官,或者说头领,他非常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因为他以前有一段堪称他生命中第二可怕的经历,当然,第一可怕的经历是目睹黑魔术师的审讯过程。

“该死的黑魔法。”他一边驱动自己这身铠甲,一边嘟囔了一句。“愿神庇护我。”

附近的破教会的钟声在这时候响了几声,马丁看了看那破旧的钟楼,带着部下向钟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确是一个缺乏修缮的破教会,到处都是破旧,腐朽的痕迹,马丁骂了一句,走到了锈迹斑斑的门前。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河蟹鸣泣之时

因为某种原因,我转学来到了这个小镇,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

学校里没什么事发生,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也就是原先学校的延长线罢了,一切都没啥,虽然说同班的有几个怪人。

“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一天晚上,学校里的一位朋友(男性)这样说着把我叫了出来。

我在说好的桥边等着,明明是他让我来的却还让我等。

这时候我看到一只螃蟹横行而过,又钻到黑暗里去了,我不知为何嗅到了丝诡异的气氛,就在这时候,让我在这里等的那位胖子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第一章

序章的情节你们就忘了吧忘了~

我现在陷入了我这16年糟糕蛋疼不堪的生涯中的最大危机!

在说明情况之前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千千千千千,用冷笑话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很拜金的名字。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在户籍上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易千,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的扯淡,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我是一千】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哪个操蛋的人开始叫我五千。

总之【千千千千千】这是【里世界】的名字,不知为何叫做“网名”。

顺带一提这名字真的很容易和里世界的居民的统称,也就是【网民】搞混,假如是用文字交流是没什么,但是假如在口头上的话……假如忽略上下文的话很容易搞混呢。

再次顺带一提,所谓【里世界】便是没有被绿坝屏蔽的人眼中的那一点谈不上河蟹的世界。

总而言之我现在陷入了大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危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