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二

微世纪

我觉得可以有一个信仰微生物的宗教啊。

  • 起初没有世界也没有神,神在混沌中被孕育。祂无比的微小,但是又无比浩瀚,因为祂可以复制自身,神复制了以后依旧是神,依旧只有一个神,所有微小的亿万分之一的整体才是祂。
  • 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以后,神想要创造世界。神必须审判自己,让自己的一部分褪去神性。
  • 神化作蓝藻,从混沌中采集负熵,降下了审判。神的审判遮蔽了这个世界,现在的凡人唤作氧气。
  • 失去神性的神难以对抗外界,他们聚在一起成为了多细胞生物。
  • 神是遍在的,神调和着自然的规律。神将死去的生物分解,轮回于自然。神将创生无穷力量的权柄化作叶绿体分享给了一脉生物,将使用这些力量的权柄化作线粒体分享给了所有生物,权柄都含有神性。
  • 多细胞生物不断繁衍壮大,存在于海中和陆地。神帮助它们,也用死亡选择他们。神是仁慈的,也是残酷的。
  • 最后,灵长类的裸猿诞生了,与此同时世界也诞生了。
  • 神安息了。
  • 神被惊醒了,因为裸猿窃取了专属于祂的权柄——青霉素——对抗祂自身。神愤怒的降下审判,专属于裸猿的审判,裸猿唤作 HIV。

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元

这篇文章想写很久了,这两年稍微了解了一点公理系统,哥德尔不完备定理以及其它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总结的一些粗浅的玩意儿。如果看到上面一些名词就猜到我大概想要说些什么的人,基本上也不用看这一篇文章了。

从小时候开始,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对生活中的任意问题“钻牛角尖”“打破沙锅问到底”,最后总会得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妈妈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吃蔬菜?” “因为吃蔬菜会让你身体健康。”

“妈妈我为什么要身体健康?” “因为身体健康了以后才能活得长久。”

“妈妈我为什么要活?”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就要活下去。”

往往会收敛到一个哲学上的“终极问题”上。 继续阅读

关于辩证法的一点疑惑

连写了3 篇哲♂学日志,你们一定以为我中二病犯了吧。其实这几天一直在做SICP,这些文章主要是把我一直以来的发病产物总结了而已。

我不了解这东西,只被科普过,所以下面的内容看看笑笑就好。

刚听到辩证法的时候感觉确实很有道理,枪能杀人也能保家卫国,塞翁失马……反正没什么东西只有好处没有害处,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害处没有好处的。

在我的理解中,辩证法是这个样子的,通过两个对立的概念分析一样事物,将事物属于这两方面的特性给“解”开来。

很明显,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是不容置疑的。但同样明显的是,辩证法并非真理。那么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了呢?

我们假设地球其实处在外星人的实验室里面,一个外星人正在记录,对这个外星人来说人类只是这个实验的一个现象而已,从微观上来看还有更多细小的现象,这一切和他没关系,要做的仅仅是记录而已。 继续阅读

黑白玛丽不存在

黑白玛丽也是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指出了“知道”与“体验到”存在决定性的差异。[1]

哲学家提出这个概念是为了反驳物理主义中,认为一切都是物理过程的机械演变,和拉普拉斯妖的假设有点像,不过这个物理过程不局限于经典力学,也就是说不管是波函数还是别的,或者是未被发现的理论……也就是说,物理过程就是一切可以用理性加以实证的东西。用物理主义的观点来解释人类,就是复杂的结构,身体中的神经元细胞中的电流产生了名为“意识”的,实际上不存在的现象。

// 题外话,或许可以将其称之为“机械唯物主义”。XD

黑白玛丽的说法,其实就是“不可与夏虫语冰”,看上去确实无懈可击。但我认为是诡辩,因为混淆了“身体不能做到的”和“实际不能做到的”。(这里的说法我感觉不确切,但是想不到更合适的了。)

为了说明这一点,只要稍微修改这个实验就好了,很简单,一句话:

玛丽自己发明制造了一个仪器,能对自己大脑关于视觉的神经元进行精确的刺激,从而让大脑体会到色彩。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黑白瑪莉

拉普拉斯妖不存在

以前提出了这样的思想实验,如果有一个妖怪或者机器能获取全宇宙所有粒子的位置,然后根据经典力学推演就能预知未来。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种宿命论和自由意志的虚无而感到无可适从。

不过因为量子力学引入的不确定性就宣告了拉普拉斯妖的死亡,但是即使是经典力学下拉普拉斯妖也是不能预知未来的。

拉普拉斯妖等同于一个计算机,那么就可以用计算机的理论去讨论了,如果它要预知未来,必须计算全宇宙所有的粒子,但是问题是,拉普拉斯妖也是宇宙中由粒子组成的物质,它计算了未来以后大脑里面的状态也是不一样的,“计算”这个行为本身也是要纳入计算的,也就是说对未来的计算会陷入无穷递归之中。[1]

也就是说,我要计算我之后要想什么,我之后必然是在计算我之后之后在想什么,我之后之后必然是在计算我之后之后在想什么……

当然有一个方法能规避这一困境,就是拉普拉斯妖位于宇宙之外,不参与宇宙,所以不需要计算自己的大脑,但是这样的话,拉普拉斯妖就可以用奥卡姆剃刀杀死。

更新:

CS Slayer 大大指出,关于自指地计算大脑形成无限递归从而无法计算的论述不成立,因为 继续阅读

由Cookie Clicker 想到的

Cookie Clicker 真是一个神奇的游戏。

刚开始玩的时候, 一下一下点,觉得自己有成百上千个饼干顶天了,然后慢慢的,有了鼠标和老奶奶了以后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几千个饼干了,一万个饼干觉得遥不可及……

慢慢地,现在每秒钟都有十亿个饼干了,但是发现自己从来没满足,以前感觉能让自己满足的数字,真到了那个时候也就轻轻跨越,将目光放在更庞大的数字。

cookie

或许,“满足”是和“明天”一样的概念。不过感慨这些是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人类如果懂得满足的话现在不就只能住在洞穴里面了吗?

我只想说一句,好想好想让每秒饼干产量突破百亿啊!好想刷成就啊!好想把能升级的全升级了啊!

UPDATE 不知因为BUG 还是什么,我的饼干全没了,还我,还我!!!

幼稚

想这样说很久了,高考以前就想写,高考完了以后又陷入对成绩的无限不安中。

今天一想算了,卷子都交上去了,不安有个屁用,大不了再读一年。

稍微看了下以前的一些文章,幼稚的脸红耳赤呀。

我的能力也就这点,被社会艹,被各种规则艹的命儿。我的缺点也那么多,自己数都数不完。

但我还是想要幼稚一下。希望自己能更堂堂正正和更自洽的幼稚下去。

我要……

我要让自己活得好好的。

让自己苦恼痛苦的 不是自己所认为的 苦恼痛苦的东西 本身,而是你自己让自己苦恼痛苦。我以前看塔里西亚第一本的《命运》仅仅觉得虽然清楚但是很厉害的样子,但我现在觉得慢慢的能体会出来了。塔西里亚这书价钱贵十倍也值得买。至理名言往往和那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废话没什么两样,都是那么直白烂俗。

眼前是高考,高考失败真的我并不认为是太大的问题,上大学固然好,不上大学我就活不成了?但是如果我不努力,以后怕是遇到任何坎都会去逃避呢,这才是真真真可怕的地方,每次想起我都不愿意想,习惯了逃避以后自己会变成怎样的废人,昨天看到一个词,叫习得性无助

我害怕,我害怕明天,我害怕失败。我想让自己相信,努力就能有结果,但是我不相信,我怕呀,我怕自己的努力就是自己给自己的谎言。我不擅长对别人说谎,却擅长自欺欺人。

我要不再做任何的逃避做任何的妥协,不勇敢是致命的,

人生苦难重重,

逃跑就是失败,

我还在怕,怕明天,怕未来,但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让自己不再怕。

这是我的宣战宣言。

这些令人不适的词汇

  • 自我意识过剩
  • 自我满足,自我陶醉
  • 自我暴露
  • 自我否定
  • 自我批判
  • 优越感
  • 中二/厨二

大多数是从十一区传过来的吧,我觉得这些词非常令人反感而且不必要,怀着那么大的恶意去描绘自己或他人的心灵才是不成熟的表现,或许是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爱面子吧。

以上列表中的词除了中二以外都不再使用,特别是优越感,说别人怎么怎么优越感的行为我实在是不能接受,一个人活在世上当然要对自己有点自尊有点信心。

还有关于自我满足,之前看到一个轻小说有个情节一只兄控loli想要以自己为祭品复活自己的哥哥,男主站出来说这只是你陶醉在自我牺牲中获得满足而已。满足你妹啊,要谈论满足先给我loop满足哥一万遍啊。

自我意识过剩这个词还是有点用的,列表上面的词产生的原因我看就是因为自我意识过剩,包括它自己。

这个槽想吐很久很久了,一直懒的动笔,刚刚把一篇日志坑了顺便把坑填上。

今天我去海边冲浪

今天我去海边冲浪,发现海水变黑了。

还好没给狗狗洗澡,不然我家白白的小瑞来就要变成黑黑的了。

以前在一部小说里看到,祝福重要的不是是否灵验,而是其中的心意。

假如你想祝福一个人,这时候如果别人拿着枪指着你,还是让你祝福那个人。你能保证你的心意没有被污染吗?

这篇文章致哀,对各种

逆流

1.

这是一个小村庄,虽说是小村庄,但由于离城镇也没有太远,所以没有显得特别萧条。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村庄,处在上流社会的那些人说不定毕生都听不到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是,在这个青空万里的日子,村庄来了一群贵客。

这些客人没有坐在华贵的马车里面,身上也没有昂贵的丝绸。他们穿着沉重的铠甲,身上别着刀剑,宛若一个笨拙的铁皮罐头,抑或是可怖的绞肉机。他们厚重的盔甲的前胸必定会绣有十字架,这些都是根据上古的圣典的内容而再现的。

他们代表着圣职者,圣职者中的武士。被人们称为圣骑士。

圣职者的武士行动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或许是镇压暴动,或许是搜刮财富。

然而这个小村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和平,人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怨恨国王和教廷,更别提暴动了,如果是搜刮财富的话,即使把每个耗子给推上推车都不会让主教稍微扬起一点嘴角的。

人们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也不想去知道,他们只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或者为自己外出的孩子担心,或者向着始终折磨他们的神不断祈祷。

现在正是太阳最辣的季节的太阳最大的时段,虽说盔甲附上了能调节温度的魔法,但在这样的酷暑中起不到多大作用,他们汗水差不多都可以在铠甲里摇出水声了,可那些包裹在铁皮罐头的讨伐者们却没有一丝想要拖下厚重的钢壳的意愿。

马丁是这群圣骑士的长官,或者说头领,他非常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因为他以前有一段堪称他生命中第二可怕的经历,当然,第一可怕的经历是目睹黑魔术师的审讯过程。

“该死的黑魔法。”他一边驱动自己这身铠甲,一边嘟囔了一句。“愿神庇护我。”

附近的破教会的钟声在这时候响了几声,马丁看了看那破旧的钟楼,带着部下向钟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确是一个缺乏修缮的破教会,到处都是破旧,腐朽的痕迹,马丁骂了一句,走到了锈迹斑斑的门前。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河蟹鸣泣之时

因为某种原因,我转学来到了这个小镇,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

学校里没什么事发生,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也就是原先学校的延长线罢了,一切都没啥,虽然说同班的有几个怪人。

“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一天晚上,学校里的一位朋友(男性)这样说着把我叫了出来。

我在说好的桥边等着,明明是他让我来的却还让我等。

这时候我看到一只螃蟹横行而过,又钻到黑暗里去了,我不知为何嗅到了丝诡异的气氛,就在这时候,让我在这里等的那位胖子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第一章

序章的情节你们就忘了吧忘了~

我现在陷入了我这16年糟糕蛋疼不堪的生涯中的最大危机!

在说明情况之前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千千千千千,用冷笑话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很拜金的名字。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在户籍上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易千,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的扯淡,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我是一千】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哪个操蛋的人开始叫我五千。

总之【千千千千千】这是【里世界】的名字,不知为何叫做“网名”。

顺带一提这名字真的很容易和里世界的居民的统称,也就是【网民】搞混,假如是用文字交流是没什么,但是假如在口头上的话……假如忽略上下文的话很容易搞混呢。

再次顺带一提,所谓【里世界】便是没有被绿坝屏蔽的人眼中的那一点谈不上河蟹的世界。

总而言之我现在陷入了大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危机!!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序幕

这文是因为网瘾战争燃起来而写的,文笔渣,纯坑,开头捏自灼眼夏娜,文本捏自西尾维新。

城管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那一天。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为止。

我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不,我甚至连这种程度的自觉也没有,而是理所当然的,抱着不需要任何凭据的确信。

然而,那一天,那个时刻。

如国旗一般的的红色夕阳之中,我的日常与确信,在转瞬间打砸抢烧的一干二尽。

或者该是说——河蟹与稳定,崩坏了……
继续阅读

野猪向前冲!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不知道哪一个位面有一个养猪场。这个养猪场的主人每天杀一头猪。

然后这猪群里有一头猪,就叫它旺仔吧,旺仔有一天晚上,喊醒了所有猪,站起来说:“我觉得……在这里总有一天,会被杀的,我活着又不是为了被人们吃……我想逃出去,当一个野猪。”
继续阅读

DND超短文:Hard

维诺尔是费伦屈指可数的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战士,他现在正苦恼与自己身为落难贵族的父母为什么给他取了这样俗气的名字,以及自己的童年似乎只能回想起文字叙述却没有任何画面。目前他正接受一个魔法师的委托帮忙在这里寻找一枚魔法宝石,如今似乎被地底的那些狗头人供奉起来了。

正如费伦无数冒险者一样,维诺尔现在正站在底下城的入口处——外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洞穴——做着最后的清点。

积火胶,魔法药水,火把,几本书……都安稳的放在背包里,这种背包似乎可以塞下许多东西却还是很小。很多冒险者一开始都有这样的背包,但要再买一个却要花很多钱,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准备万全了,于是他提起自己从一个老矮人那里卖过来的精致的双手剑,走进了这个狗头人的地下城。

穿过需要机关开启的暗门时候,他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闪过一个词:hard。
继续阅读

皇帝的新装·现实

请勿联想,如有雷同,纯属安徒生。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而又神奇的国度,由于太遥远了,所以无论说是遥远还是异世界都没有关系。

这个国度有一个皇帝——实际上不管称为皇帝、皇上、大总统、国王还是国家主席都可以,总之就是一个君主。——他非常喜欢衣服。

喜欢到什么程度了呢?国库里,不,就整个国家里八成的钱都成为了他衣服上镶嵌的珠宝,普通的人民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劳动使得国王有更多的衣服。他建起来了世界上最大的更衣室,走进更衣室里面仿佛到了巨龙的巢穴,珠光宝气让人睁不开眼睛。他几小时就要换一套衣服。

好像全国的一切奢华都集中在他的衣服上了一样,至少没有人看见过任何平民穿过一件说的过去的衣服。

国王越来越疯狂,有一天他带着最华丽的阵容上街,游行展示他的新衣服,就连经验最丰富的老猎人都不知道那特殊的材质到底是那种动物的皮毛,他们只知道就在前几天有几家人的女孩子失踪了。
继续阅读

破开的蛋壳

警报:中二文、练笔烂文、即视感浓厚

不明所以的到这里看前作:蛋壳中的宇宙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冬日,城市正在因阳光而重新恢复生机。

在这繁荣的城市接近中央的地方,有一座大厦。

大厦的电梯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城市的景色,看到繁忙的人流和车流。

一个穿着淡红色毛衣,带着白色围巾的少女正在趴在玻璃上看着城市的景象,即使哈出了水雾也直接用手擦掉。

电梯没在上升也没在降,就这样停在最高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