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二

DND超短文:Hard

维诺尔是费伦屈指可数的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战士,他现在正苦恼与自己身为落难贵族的父母为什么给他取了这样俗气的名字,以及自己的童年似乎只能回想起文字叙述却没有任何画面。目前他正接受一个魔法师的委托帮忙在这里寻找一枚魔法宝石,如今似乎被地底的那些狗头人供奉起来了。

正如费伦无数冒险者一样,维诺尔现在正站在底下城的入口处——外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洞穴——做着最后的清点。

积火胶,魔法药水,火把,几本书……都安稳的放在背包里,这种背包似乎可以塞下许多东西却还是很小。很多冒险者一开始都有这样的背包,但要再买一个却要花很多钱,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准备万全了,于是他提起自己从一个老矮人那里卖过来的精致的双手剑,走进了这个狗头人的地下城。

穿过需要机关开启的暗门时候,他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闪过一个词:hard。
继续阅读

皇帝的新装·现实

请勿联想,如有雷同,纯属安徒生。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而又神奇的国度,由于太遥远了,所以无论说是遥远还是异世界都没有关系。

这个国度有一个皇帝——实际上不管称为皇帝、皇上、大总统、国王还是国家主席都可以,总之就是一个君主。——他非常喜欢衣服。

喜欢到什么程度了呢?国库里,不,就整个国家里八成的钱都成为了他衣服上镶嵌的珠宝,普通的人民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劳动使得国王有更多的衣服。他建起来了世界上最大的更衣室,走进更衣室里面仿佛到了巨龙的巢穴,珠光宝气让人睁不开眼睛。他几小时就要换一套衣服。

好像全国的一切奢华都集中在他的衣服上了一样,至少没有人看见过任何平民穿过一件说的过去的衣服。

国王越来越疯狂,有一天他带着最华丽的阵容上街,游行展示他的新衣服,就连经验最丰富的老猎人都不知道那特殊的材质到底是那种动物的皮毛,他们只知道就在前几天有几家人的女孩子失踪了。
继续阅读

破开的蛋壳

警报:中二文、练笔烂文、即视感浓厚

不明所以的到这里看前作:蛋壳中的宇宙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冬日,城市正在因阳光而重新恢复生机。

在这繁荣的城市接近中央的地方,有一座大厦。

大厦的电梯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城市的景色,看到繁忙的人流和车流。

一个穿着淡红色毛衣,带着白色围巾的少女正在趴在玻璃上看着城市的景象,即使哈出了水雾也直接用手擦掉。

电梯没在上升也没在降,就这样停在最高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