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幻想

CellCraft

昨天无聊的时候开始YY,想到《凉宫》里面那个宇宙战争游戏,于是想想如果自己来搞一个类似的会怎么搞,又想到EVE里面的各种气死牛顿的设定,于是YY出了个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

基于我贫乏的物理知识储备空想出来的战略游戏,不过虽然是空想出来的,但是技术上实现似乎没什么难点。

基本规则

玩家操控一个或多个Cell(按理说是宇宙飞船,但为了减轻美术负担,就抛开太空背景吧,假象画面是白茫茫的背景下一堆球型的细胞在互殴,如果认为是淋巴细胞发射抗体的话也没错),夺取充斥在宇宙中的资源(Resource)。 继续阅读

逆流

1.

这是一个小村庄,虽说是小村庄,但由于离城镇也没有太远,所以没有显得特别萧条。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村庄,处在上流社会的那些人说不定毕生都听不到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是,在这个青空万里的日子,村庄来了一群贵客。

这些客人没有坐在华贵的马车里面,身上也没有昂贵的丝绸。他们穿着沉重的铠甲,身上别着刀剑,宛若一个笨拙的铁皮罐头,抑或是可怖的绞肉机。他们厚重的盔甲的前胸必定会绣有十字架,这些都是根据上古的圣典的内容而再现的。

他们代表着圣职者,圣职者中的武士。被人们称为圣骑士。

圣职者的武士行动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或许是镇压暴动,或许是搜刮财富。

然而这个小村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和平,人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怨恨国王和教廷,更别提暴动了,如果是搜刮财富的话,即使把每个耗子给推上推车都不会让主教稍微扬起一点嘴角的。

人们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也不想去知道,他们只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或者为自己外出的孩子担心,或者向着始终折磨他们的神不断祈祷。

现在正是太阳最辣的季节的太阳最大的时段,虽说盔甲附上了能调节温度的魔法,但在这样的酷暑中起不到多大作用,他们汗水差不多都可以在铠甲里摇出水声了,可那些包裹在铁皮罐头的讨伐者们却没有一丝想要拖下厚重的钢壳的意愿。

马丁是这群圣骑士的长官,或者说头领,他非常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因为他以前有一段堪称他生命中第二可怕的经历,当然,第一可怕的经历是目睹黑魔术师的审讯过程。

“该死的黑魔法。”他一边驱动自己这身铠甲,一边嘟囔了一句。“愿神庇护我。”

附近的破教会的钟声在这时候响了几声,马丁看了看那破旧的钟楼,带着部下向钟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确是一个缺乏修缮的破教会,到处都是破旧,腐朽的痕迹,马丁骂了一句,走到了锈迹斑斑的门前。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序幕

这文是因为网瘾战争燃起来而写的,文笔渣,纯坑,开头捏自灼眼夏娜,文本捏自西尾维新。

城管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那一天。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为止。

我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不,我甚至连这种程度的自觉也没有,而是理所当然的,抱着不需要任何凭据的确信。

然而,那一天,那个时刻。

如国旗一般的的红色夕阳之中,我的日常与确信,在转瞬间打砸抢烧的一干二尽。

或者该是说——河蟹与稳定,崩坏了……
继续阅读

破开的蛋壳

警报:中二文、练笔烂文、即视感浓厚

不明所以的到这里看前作:蛋壳中的宇宙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冬日,城市正在因阳光而重新恢复生机。

在这繁荣的城市接近中央的地方,有一座大厦。

大厦的电梯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城市的景色,看到繁忙的人流和车流。

一个穿着淡红色毛衣,带着白色围巾的少女正在趴在玻璃上看着城市的景象,即使哈出了水雾也直接用手擦掉。

电梯没在上升也没在降,就这样停在最高层。
继续阅读

连环蛋壳宇宙

这是我写的一篇文,主要是中二的剧情,然后作为练笔发到轻之国度的写作研究去了,按照修改意见稍微修改了主角的思考以后就发到我的百度空间,然后发到这里了

凯尔是一个法师,也是一名冒险者。

他经常和他的伙伴一起去地下城之类的地方探险,也接受过很多人的委托,卷入过大大小小的纠纷和麻烦。

不过在没有这样那样的事的时候,他会提着一个装满道具的大大的旅行箱,走到城市的一个固定的角落,摊开布摆着一个地摊。而在箱子里装满了人偶,道具以及一些烘托场面的戏法的施法材料。

他在这个地摊上演绎这样那样的故事,用魔法控制着那些人偶的动作,还偶尔放几个戏法活跃下场面。

凯尔的故事总是仿佛寄宿着无比的魔力一样令人着迷,以至他作为人偶师的名声比冒险者的大得多,还经常被一些贵族请进自己的宅邸出演。因为这个,他的收入大多数来自这个业余的兴趣。

就像神一样,他用最简单、最基本的法术操控着无数角色的命运。这就是他的兴趣,他一直在不断的演绎着虚幻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