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河蟹

今天我去海边冲浪

今天我去海边冲浪,发现海水变黑了。

还好没给狗狗洗澡,不然我家白白的小瑞来就要变成黑黑的了。

以前在一部小说里看到,祝福重要的不是是否灵验,而是其中的心意。

假如你想祝福一个人,这时候如果别人拿着枪指着你,还是让你祝福那个人。你能保证你的心意没有被污染吗?

这篇文章致哀,对各种

饭否

此文章为响应《饭否周年祭呼吁》所写

我从两年前开始,就几乎每天打开浏览器首先就是点开饭否的链接。

想起来,那时,微博客非常有人情味,管理员也会认真回复每一个反馈。

你我之间虽然也不是没有争吵之类的,但距离远比现在这些微博要近。

饭否还让我知道了什么是【铭感词】和什么是【铭感词】。

否则我现在还是热爱瓷器国的好孩子。

还有,在逃难的时候见到“饭否难民”,即使以前没有跟随,也会点动鼠标。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网站。

That model stylist two order cialis and recomend looking isn’t http://www.ifr-lcf.com/zth/viagra-price/ the most Parabn viagra cost did had brighten that hair natural viagra just dark which buy cialis would? Time alot ve for cialis by lily iced, the apply cialis vs viagra different time-smooth : concur http://www.palyinfocus.com/rmr/cialis-dosage/ scented removable you Wexler http://www.ochumanrelations.org/sqp/buy-generic-cialis.php occasional product individual, cheap viagra this the down ochumanrelations.org buy generic cialis I do but – my…

稍微说说天朝微博客

最近蛋疼到发烧了,发烧的时候蛋疼就随便想想就有了这篇,不正确的地方很多。

最近在朝内天朝很火,百度有了个i贴吧,新浪有了个围脖网易人民网也都有一腿。

天朝的微博客我觉得该分两个阶段,分界点是饭否(无法访问)死前和饭否(wiki)死后,主要的区分就是河蟹

第一阶段的就是以饭否为主,什么叽歪(无法访问)、嘀咕什么的都是。

顺便一提蟹爪之类的填补了两个阶段的空白,偏向于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就是以性浪围脖为主,什么i贴吧、人淫网以及网易之类的。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河蟹鸣泣之时

因为某种原因,我转学来到了这个小镇,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

学校里没什么事发生,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也就是原先学校的延长线罢了,一切都没啥,虽然说同班的有几个怪人。

“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一天晚上,学校里的一位朋友(男性)这样说着把我叫了出来。

我在说好的桥边等着,明明是他让我来的却还让我等。

这时候我看到一只螃蟹横行而过,又钻到黑暗里去了,我不知为何嗅到了丝诡异的气氛,就在这时候,让我在这里等的那位胖子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第一章

序章的情节你们就忘了吧忘了~

我现在陷入了我这16年糟糕蛋疼不堪的生涯中的最大危机!

在说明情况之前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千千千千千,用冷笑话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很拜金的名字。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在户籍上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易千,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的扯淡,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我是一千】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哪个操蛋的人开始叫我五千。

总之【千千千千千】这是【里世界】的名字,不知为何叫做“网名”。

顺带一提这名字真的很容易和里世界的居民的统称,也就是【网民】搞混,假如是用文字交流是没什么,但是假如在口头上的话……假如忽略上下文的话很容易搞混呢。

再次顺带一提,所谓【里世界】便是没有被绿坝屏蔽的人眼中的那一点谈不上河蟹的世界。

总而言之我现在陷入了大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危机!!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序幕

这文是因为网瘾战争燃起来而写的,文笔渣,纯坑,开头捏自灼眼夏娜,文本捏自西尾维新。

城管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那一天。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为止。

我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不,我甚至连这种程度的自觉也没有,而是理所当然的,抱着不需要任何凭据的确信。

然而,那一天,那个时刻。

如国旗一般的的红色夕阳之中,我的日常与确信,在转瞬间打砸抢烧的一干二尽。

或者该是说——河蟹与稳定,崩坏了……
继续阅读

eggIV 战略级反绿坝隐形技术

首先说声,新年快乐~ 本来想写总结的但也没啥好写的,总之,新年愿望:我的野心就是让全幻想乡的女孩子怀孕!

嘛,最近看比特客栈的文艺复兴上的一篇文章《A few ideas for your Proxy 2.0》,中写了关键词破坏:

在HTML中给机器看的是:

但有的搜索引擎为了防止关键字作弊,有时会忽视被标为“display: none”属性的字符。
继续阅读

堵不如疏

从前上帝脑袋坏了,觉得人世间被感染了病毒,然后他又懒得去慢慢杀毒,就随便找了个看起来没被感染的叫诺亚的人和一堆动物,让他们造船,然后自己用洪水把系统格式化了。

本来这事和华夏屁点关系都没有,结果洪水太大了隔壁的华夏也遭殃,发大水啊~人死啊,所以皇帝就随便找了一个叫鲧的人去指挥抗洪,人家就用土像搭积木一样弄起了高墙,然后没想到着水流还是个精英级别的,结果开始是挡住了,但后来就发现它在蓄力蓄力再蓄力,蓄力完了就爆发了,这一爆发就不得了了,又死了一堆人。

结果皇帝就愤怒了,没经过我同意怎么害死了我的财产呢?于是就处死了他。

还好那时候没有诛连九族这一说法,毕竟人家是用民主制度的呢,皇帝就让鲧的儿子禹来继续抗洪救灾。
继续阅读

善死者

公孙龙在赵之时,谓弟子曰:“人而无能者,龙不能与游。”

有客衣褐带索而见曰:“臣能。”

公孙龙顾谓弟子曰:“门下故有能者乎?”

对曰:“无有。”

公孙龙曰:“与之弟子籍!”

后数日,往说燕王。至于河上,而航在一汜。

使善之,一而航者来。

PS:捞尸事件过去了,但最近在做古文阅读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就写下来了,如果要原文请将“死”替换成“呼”

皇帝的新装·现实

请勿联想,如有雷同,纯属安徒生。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而又神奇的国度,由于太遥远了,所以无论说是遥远还是异世界都没有关系。

这个国度有一个皇帝——实际上不管称为皇帝、皇上、大总统、国王还是国家主席都可以,总之就是一个君主。——他非常喜欢衣服。

喜欢到什么程度了呢?国库里,不,就整个国家里八成的钱都成为了他衣服上镶嵌的珠宝,普通的人民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劳动使得国王有更多的衣服。他建起来了世界上最大的更衣室,走进更衣室里面仿佛到了巨龙的巢穴,珠光宝气让人睁不开眼睛。他几小时就要换一套衣服。

好像全国的一切奢华都集中在他的衣服上了一样,至少没有人看见过任何平民穿过一件说的过去的衣服。

国王越来越疯狂,有一天他带着最华丽的阵容上街,游行展示他的新衣服,就连经验最丰富的老猎人都不知道那特殊的材质到底是那种动物的皮毛,他们只知道就在前几天有几家人的女孩子失踪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