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练笔

我为什么是我

首先申明这文章和蛋疼哲学没有关系,所讲的只是作品中一些情节。

许多领域都有一大堆作品有着关于记忆,复制人之类的情节。然后失忆以后各种展开的确是叹为观止什么的,这就稍微说说。

先引用蘑菇的小说《空之境界》里战斗最华丽的一章“矛盾螺旋”的末尾一段剧情:
继续阅读

逆流

1.

这是一个小村庄,虽说是小村庄,但由于离城镇也没有太远,所以没有显得特别萧条。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村庄,处在上流社会的那些人说不定毕生都听不到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是,在这个青空万里的日子,村庄来了一群贵客。

这些客人没有坐在华贵的马车里面,身上也没有昂贵的丝绸。他们穿着沉重的铠甲,身上别着刀剑,宛若一个笨拙的铁皮罐头,抑或是可怖的绞肉机。他们厚重的盔甲的前胸必定会绣有十字架,这些都是根据上古的圣典的内容而再现的。

他们代表着圣职者,圣职者中的武士。被人们称为圣骑士。

圣职者的武士行动必定有他们的理由,或许是镇压暴动,或许是搜刮财富。

然而这个小村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和平,人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怨恨国王和教廷,更别提暴动了,如果是搜刮财富的话,即使把每个耗子给推上推车都不会让主教稍微扬起一点嘴角的。

人们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也不想去知道,他们只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或者为自己外出的孩子担心,或者向着始终折磨他们的神不断祈祷。

现在正是太阳最辣的季节的太阳最大的时段,虽说盔甲附上了能调节温度的魔法,但在这样的酷暑中起不到多大作用,他们汗水差不多都可以在铠甲里摇出水声了,可那些包裹在铁皮罐头的讨伐者们却没有一丝想要拖下厚重的钢壳的意愿。

马丁是这群圣骑士的长官,或者说头领,他非常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因为他以前有一段堪称他生命中第二可怕的经历,当然,第一可怕的经历是目睹黑魔术师的审讯过程。

“该死的黑魔法。”他一边驱动自己这身铠甲,一边嘟囔了一句。“愿神庇护我。”

附近的破教会的钟声在这时候响了几声,马丁看了看那破旧的钟楼,带着部下向钟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那里的确是一个缺乏修缮的破教会,到处都是破旧,腐朽的痕迹,马丁骂了一句,走到了锈迹斑斑的门前。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河蟹鸣泣之时

因为某种原因,我转学来到了这个小镇,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

学校里没什么事发生,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也就是原先学校的延长线罢了,一切都没啥,虽然说同班的有几个怪人。

“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一天晚上,学校里的一位朋友(男性)这样说着把我叫了出来。

我在说好的桥边等着,明明是他让我来的却还让我等。

这时候我看到一只螃蟹横行而过,又钻到黑暗里去了,我不知为何嗅到了丝诡异的气氛,就在这时候,让我在这里等的那位胖子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第一章

序章的情节你们就忘了吧忘了~

我现在陷入了我这16年糟糕蛋疼不堪的生涯中的最大危机!

在说明情况之前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千千千千千,用冷笑话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很拜金的名字。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父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在户籍上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易千,当然这个名字也是十分的扯淡,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我是一千】了,随后不知怎么的哪个操蛋的人开始叫我五千。

总之【千千千千千】这是【里世界】的名字,不知为何叫做“网名”。

顺带一提这名字真的很容易和里世界的居民的统称,也就是【网民】搞混,假如是用文字交流是没什么,但是假如在口头上的话……假如忽略上下文的话很容易搞混呢。

再次顺带一提,所谓【里世界】便是没有被绿坝屏蔽的人眼中的那一点谈不上河蟹的世界。

总而言之我现在陷入了大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危机!!
继续阅读

去死吧!皇帝! 序幕

这文是因为网瘾战争燃起来而写的,文笔渣,纯坑,开头捏自灼眼夏娜,文本捏自西尾维新。

城管叔叔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那一天。

那一天。

直到那一刻为止。

我以为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不,我甚至连这种程度的自觉也没有,而是理所当然的,抱着不需要任何凭据的确信。

然而,那一天,那个时刻。

如国旗一般的的红色夕阳之中,我的日常与确信,在转瞬间打砸抢烧的一干二尽。

或者该是说——河蟹与稳定,崩坏了……
继续阅读

野猪向前冲!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不知道哪一个位面有一个养猪场。这个养猪场的主人每天杀一头猪。

然后这猪群里有一头猪,就叫它旺仔吧,旺仔有一天晚上,喊醒了所有猪,站起来说:“我觉得……在这里总有一天,会被杀的,我活着又不是为了被人们吃……我想逃出去,当一个野猪。”
继续阅读

DND超短文:Hard

维诺尔是费伦屈指可数的信仰知识之神欧格玛的战士,他现在正苦恼与自己身为落难贵族的父母为什么给他取了这样俗气的名字,以及自己的童年似乎只能回想起文字叙述却没有任何画面。目前他正接受一个魔法师的委托帮忙在这里寻找一枚魔法宝石,如今似乎被地底的那些狗头人供奉起来了。

正如费伦无数冒险者一样,维诺尔现在正站在底下城的入口处——外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洞穴——做着最后的清点。

积火胶,魔法药水,火把,几本书……都安稳的放在背包里,这种背包似乎可以塞下许多东西却还是很小。很多冒险者一开始都有这样的背包,但要再买一个却要花很多钱,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似乎准备万全了,于是他提起自己从一个老矮人那里卖过来的精致的双手剑,走进了这个狗头人的地下城。

穿过需要机关开启的暗门时候,他脑袋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闪过一个词:hard。
继续阅读

皇帝的新装·现实

请勿联想,如有雷同,纯属安徒生。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而又神奇的国度,由于太遥远了,所以无论说是遥远还是异世界都没有关系。

这个国度有一个皇帝——实际上不管称为皇帝、皇上、大总统、国王还是国家主席都可以,总之就是一个君主。——他非常喜欢衣服。

喜欢到什么程度了呢?国库里,不,就整个国家里八成的钱都成为了他衣服上镶嵌的珠宝,普通的人民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劳动使得国王有更多的衣服。他建起来了世界上最大的更衣室,走进更衣室里面仿佛到了巨龙的巢穴,珠光宝气让人睁不开眼睛。他几小时就要换一套衣服。

好像全国的一切奢华都集中在他的衣服上了一样,至少没有人看见过任何平民穿过一件说的过去的衣服。

国王越来越疯狂,有一天他带着最华丽的阵容上街,游行展示他的新衣服,就连经验最丰富的老猎人都不知道那特殊的材质到底是那种动物的皮毛,他们只知道就在前几天有几家人的女孩子失踪了。
继续阅读

破开的蛋壳

警报:中二文、练笔烂文、即视感浓厚

不明所以的到这里看前作:蛋壳中的宇宙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冬日,城市正在因阳光而重新恢复生机。

在这繁荣的城市接近中央的地方,有一座大厦。

大厦的电梯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城市的景色,看到繁忙的人流和车流。

一个穿着淡红色毛衣,带着白色围巾的少女正在趴在玻璃上看着城市的景象,即使哈出了水雾也直接用手擦掉。

电梯没在上升也没在降,就这样停在最高层。
继续阅读

稍微说说 大逃杀/生存游戏 模式

我有点想写这种方面的文章,所以就写这个分析。

大逃杀模式起源于一种多人摔跤比赛,最先似乎是小说《大逃杀》(维基)引用,被改编成电影以后这种模式就在ACG作品中屡见不鲜,有名的有《Fate》、《扉之外》以及《未来日记》。

这种模式大致上讲的是一群人在特定的规则和某种环境下残杀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人。

继续阅读

连环蛋壳宇宙

这是我写的一篇文,主要是中二的剧情,然后作为练笔发到轻之国度的写作研究去了,按照修改意见稍微修改了主角的思考以后就发到我的百度空间,然后发到这里了

凯尔是一个法师,也是一名冒险者。

他经常和他的伙伴一起去地下城之类的地方探险,也接受过很多人的委托,卷入过大大小小的纠纷和麻烦。

不过在没有这样那样的事的时候,他会提着一个装满道具的大大的旅行箱,走到城市的一个固定的角落,摊开布摆着一个地摊。而在箱子里装满了人偶,道具以及一些烘托场面的戏法的施法材料。

他在这个地摊上演绎这样那样的故事,用魔法控制着那些人偶的动作,还偶尔放几个戏法活跃下场面。

凯尔的故事总是仿佛寄宿着无比的魔力一样令人着迷,以至他作为人偶师的名声比冒险者的大得多,还经常被一些贵族请进自己的宅邸出演。因为这个,他的收入大多数来自这个业余的兴趣。

就像神一样,他用最简单、最基本的法术操控着无数角色的命运。这就是他的兴趣,他一直在不断的演绎着虚幻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

继续阅读